只会写三流段子的段子手_(:3」∠❀)_
深夜鸡汤哲学人士,墙头千千万慎fo
热爱小众冷门梗 ,脑洞清奇
激情回狛日坑 !
种树不专业人士
互攻万岁!
可逆不拆。

对diss杂食和对家的过激洁癖过敏!
到我面前撒泼我就跟你掰投👌

该博客狛日only,其他皆友情向
梦想是跟大家唠个five coin的
圈名陆衾,叫阿陆就好
我想变得更好!
头像@Lance,背景图@旗子_茶 ,
网页版logo图@雾隐明月。
绑画是喻佑,佑哥画画超好看!
除网盟外请不要转载><
(我真没想到我也有说出这话的一天)
高冷优雅的狛枝厨,热衷强强
在填坑
只撩骚,不开车
扩列戳私聊~
Viva la vida.

【狛日】追

音乐人狛枝x音痴高中生创【】
灵感来自自己的梦!
祝自己18岁生日快乐yeah!
是刀刀!ooc!!能看的继续↓
————————————————
        我又梦到了那位音乐老师。
        说是音乐老师其实不大准确,首先他没有教师执照,其次他身份的正确称呼应当是“音乐顾问”。我曾经因为这个奇怪的职位名称思考了很久,直到有人告诉我这所谓顾问只是学校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而塞上去的职位我才恍然大悟。这一流的音乐人被二流学校三请四请大概不是什么罕有的桥段了,理由一致得令人汗颜。并不是说我所在的学校有多烂,只是“往自己脸上贴金”这个理由实在是直接过头了,怎么想都有一股羞耻的味道。
        如此你们可能也明白了他是如何地才华横溢。
        轻音乐四大件当然是不在话下,但据说他连不甚热门的中国传统乐器二胡也拉得炉火纯青,在世界的排名少说也是中上游。他似乎坚信所有的弦乐器都充满着希望,对敲击乐器和管乐器不甚在意,尤其是后者。有传说是因为他本人肺活量不算高没法把这类乐器玩得很好,证据听起来也很有道理:他在编曲时通常一人负责所有乐器,但需要用到管乐器增色时一般不会出现超过十秒钟——就算实录的时候分节吹后期也可以修得很完美。
        ——扯远了,好像我多了解他,或者音乐似的。
        我最近梦到他的频率非常高,但我其实是个少梦的人,就算做了梦刷完牙它也就随着我的漱口水而去了,根本记不住。有了这个前提才会显得我梦到他这件事十分稀奇。
        梦里通常只会出现我和他,我们俩一个在讲台上絮絮叨叨着弦乐理论,一个在底下随便地做着笔记,然后他就会一个粉笔扔过来,用令人生厌的语调喊着“日向君”,问我一些很基础的问题。我当然答不上来,我在音乐方面是个差生无疑;但会梦到这种景象大约是大脑对现实的复刻以及潜意识的添油加醋了。
        这个顾问是来过我们学校几次的,其中来到我们班的频率高达百分之八十,无一不引起轰动,但轰动往往在他敲敲教室门示意安静之后就硬生生平息了。然后他就会点几个人的名字,要么让那个人唱首歌,要么让那个人回答音乐方面,特别是弦乐方面的入门级的问题。很不幸地,他作为顾问来到我们学校指导的第一堂课抽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我。
        老实说关于我当时的心情,除了紧张以外我就记不起来了。硬要让我憋出几句话的话,就是这个人实在是太不幸了——竟然会抽到我来唱歌,或者让我回答什么问题。太糟糕了,竟然会是我。其他别的什么人都好,可为什么偏偏是我……
        看着我紧张的神情他似乎觉得好笑。“没什么可紧张的。即使是我这样的人也是从像你一样的高中生走过来的。好,那么《字母歌》总该是会唱的吧?半分钟就可以解决,开始吧?”
        教室里冲出了一阵被刻意压低的笑声。这个年纪的孩子总是会因为一些小事而大笑不已,如果不是这个名为狛枝凪斗的顾问在,有些人应该早就笑到桌子底下了。
        此时狛枝已经走上了讲台,他敲了敲黑板再次示意高中生们安静,而后朝我抬了抬下巴,意思大概是我可以开口唱歌了。
        我的大脑仍然是一片空白,终于缓过神的时候我听见有人替我唱了一句走调的“I can say my ABC”,正想以笑来缓解尴尬和紧张时我才发现这歌声来自我的喉咙。身边的同学已经笑得没法出声了,狛枝本人的表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叫什么名字?”狛枝很好奇似的问。
        我慌忙答:“啊,日向,日向创。我的名字是日向创。”好像不多重复几次就不能证明我说的这个词组是我的名字。
        狛枝终于绷不住脸笑了。“日向君对吧?很特别的名字嘛。如果要我诚实地点评的话,对不起,实在算不上动听。”
        意料之中的评价以及之后的哄堂大笑,不如说连我自己也忍不住笑的欲望。
         “……但是也有可取之处。”狛枝在等大家笑完以后马上进行补充,并且是以露着他漂亮牙齿的表情来补充的。“譬如音色足够特别,能让人印象深刻,而且气很长也很稳,这就很难得。”
这番补充在给我解围的同时还展现出了狛枝其人的精明和圆滑,想让人不对他产生好感都不行。但我只是讷讷地回答他:“啊,是。谢谢老师。”
他好像不大满意,又说:“日向君再回答我一个问题如何?”
        “……呃,如果我能回答上来的话……”
        “小提琴有几根弦?”
        我要是知道就见了鬼了。“不知道。我对音乐并没有那么多的了解……”
        “别那么快就投降啊,日向君也猜猜嘛。果然是不想跟我这种垃圾说话吗?”
        “……不,老师,你这么说我会折寿的。”反正洋相也出够了,我干脆顺着他的意思随便说了一个数字。“那,四根?”
        “嗯,日向君说得很对哦。请坐。”他微笑着让我坐下,然后又随机抽了几位同学。说实在的,我的表现大概是最糟糕的了。既不自信又不坚定,脸上一副怀疑自我的神情,说是普通简直是在表扬我。
         ——不过这也许带来了某种意义上的幸运。坐在第一排第一桌的我听到了狛枝与他的经纪人在临走前的细碎的对话,大意是来这里做个顾问还挺有意思的,说时还瞥了我一眼。
        我忍不住吐槽,但不敢大声。“唱歌难听这件事可没什么意思。”
        狛枝似乎听见了,因为他的耳朵轻轻地动了一下,但他没有回头。
        本来嘛,这种和我根本不在一个世界的人又怎么会因为我的不过脑袋的这么一句话而回头呢?
        但是过了不久,他再次来到了我们学校,而且目的明确地指向了我们班。
        上一次被“临幸”我们班的同学都已经疯了,更不用说被抽到与他进行对话的同学;大家原以为那样就足够吹一阵子了,没想到他会在百忙之中再给大家吹一阵子的机会。
        莫不是被哪位同学吸引住了,想帮他在音乐道路上走得更远?
        我相信秉持着这种想法的人不止是我一个,因为大家都似有若无地看向了澪田同学——我们班对音乐最敏感的人,上次狛枝来的时候两人聊了半节课的电吉他,而她这时也两眼放光地看着狛枝。然而后者刚刚走上讲台就喊起了我的名字,这让我和她同时低下了头。
        “日向君?啊,我想即使是我这种人也不会忘记这个名字的,日向君?”
        我只好举手。“老师,有什么事吗?”
        那位顾问听到这话后笑得眯起了眼。“没事。”又摆出了一副跟我很熟的样子,道:“三味线有几根弦?”
        又是这种怪异的问题,我想,然后轻飘飘地随便猜了个数字。“……八根?”
        “啊哈,对于日向君来说还是太难了吗?”
        “七根?”
        “唉。”他抱起了胸。“日向君跟上次比还真的是一点进步也没有呢……真绝望,这可怎么让我把弦乐发扬光大啊。”
        “……”我很想翻白眼。“三根。”
        “BINGO!不过我还以为你今天能有点长进,果然还是白白期待了吗。”
        这货真的是那个电视上彬彬有礼温文尔雅的明星吗……但他说得一点不错,我对音乐毫无天赋,又没什么去学习的想法,一点长进也没有是应该的。
        “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看我不说话他反倒自顾自地说了起来,“你不过一介高中生,又不是靠这个吃饭,又不十分热爱,对去了解音乐自然也是一点点兴趣也没有的,对吧?”
        “会抱有这种想法是很正常的,但这想法本身是不正常的,不如说,那是不正确的。”
         “因为自己不擅长就不想去了解,就欺骗自己对这件事一点也不感兴趣实在是太差劲了吧,高中生?”
        “你……”
        狛枝不等我的问题出口就一口气把答案告诉我了。“是想问我怎么看出来你对音乐很感兴趣的吗?”
        “……嗯。”
        其时班里的气氛很是奇怪,大家都安静得像是陷入了我和他的表演中,但当时的我根本无暇顾及,我惊呆了。我承认,作为一名音乐方面的差生,这话完完全全把我给震慑住了。我当然不是真的对音乐一丁点兴趣也没有,这个老师准确地把我的耻于见人的想法都说了出来。但由于我实在缺乏天分……
        “日向君。”狛枝生生打断了陷入自己的世界的我的思路。
        “……嗯?老师……”我猛地反应过来我还没有等到他的回答,然后竖起了耳朵直起了腰,看着他的嘴开合。
        “声音是不会骗人的。你的歌声里有着那种感情。”他直视着我的眼睛,这么说。
        理由听起来很扯淡,但我相信他——没有来由地相信他。也许因为他敏锐的洞察力,也许因为他一针见血的言论。
        “是。”我听到我的声音变得恭恭敬敬,“谢谢狛枝老师。”
        这根本就是答非所问!听起来甚至还有点嘲讽的意味。我有点懊恼,还想再多说几句的时候他的经纪人冲进了教室,低声冲他说了那么几句话以后狛枝挂出了无奈的笑,用手撑着讲桌说:“对不起,我该走了。打扰了……”
        “没有——”同学们异口同声。只有我不合群,什么也没说。
        他扫了我几眼,然后就匆匆地走了。
        那天以后总有同学似有若无地接近我,理由十分直观,而且如同学校邀请狛枝一般羞耻:狛枝他记住了我的名字。被常年盘踞在日本音乐排行榜前十的曲作者记住该是种多高的殊荣!我想他们应当是这样想的。虽然澪田同学也同样被记住了,但她毕竟有些音乐方面的天赋;而我不同,我对音乐方面的0认知几乎是众所周知的。认识的也就罢了,不认识的同学这么做总让我有些反感。不过这也没什么所谓了,我想我跟他也不会再有任何交集了,狛枝很快就会忘记这所学校有某个班的某个日向君唱歌很难听这件事的。只是那天听了他的话以后,我开始了对这个陌生领域的探索。
        一开始总是枯燥无味的,且我需不停重复翻看资料才不会忘记那些重要或者不重要的知识。但很快的,我在澪田同学的帮助下了解了大部分常见弦乐器共同的基础知识。
        “小创创还是挺有天赋的嘛!就是唱得很糟糕的说~嘎哈——开个玩笑啦!小创创不要在意的说!”澪田在某次讨论结束之后这么说。“不过声乐跟器乐是两个part,两方面都很擅长的人不多的说。小凪斗大概算一个。要问唯吹怎么知道的话!小凪斗一开始其实是作为歌手出道的哦!不过只出了一张EP却火不起来就毅然转型了,说来还真是可惜啊。”落落大方地喊着狛枝的名的澪田叉着腰,“唯吹我将来也会成为跟他一样的人的!我的女子乐队已经箭在弦不得不发上了呜吼!”
        “喂喂那应该是蓄势待发吧……”我有点哭笑不得,“不过我还真是挺羡慕澪田同学的……”
        “那不~重要!唯吹打从一出生就是为了音乐,所以唯吹六岁就会弹吉他啦嘿嘿嘿……”
       “那时候你还没有吉他高吧……”
       “嗯嗯,所以当时是当做竖琴在弹的。”
       “这真的是学吉他的人会干的事吗?!”
       “呼呼呼小创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的说。”
       “什么啦……”
       “如果小创创想加入唯吹的band的话也没问题的说,你就担任鼓手吧。啊啊适龄男青年为了架子鼓热血沸腾浑身是汗手心出血的场景还真想看啊——”
        “手心出血就免了吧,而且你那不是女子乐队吗?!”
        “唯吹知道有句话叫‘计划赶不上变化’……”
        “叩叩”,熟悉的敲门的节奏响起来了。
        “日向君?啊,澪田小姐也在?”
        “是。”我和澪田连忙收起所有表情。
狛枝带着他一贯温和的笑。“啊哈,难道是我这种垃圾打扰了你们吗?”
         “所以说……老师你这样说我们会折寿的啦。”我吐槽,“现在不是午休时间吗,老师怎么在这儿?”心底的紧张迅速涌了上来。
        澪田点点头。“小创创说得很对的说,难道狛枝老师是想小创创了的说?!那唯吹这时候是不是该跑路才对啊hohoho~”结果嘴上这么说却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一副看戏的样子坐到了角落。
        “澪田同学……!”
        “小创创不要紧张的说~唯吹我只是一团空气的说~”
        “什么啦你……!”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我只好选择不去看狛枝。
        “澪田小姐还真是会说笑呢……”狛枝突然开口了,“区区一个高中生而已我并没有特地来一趟的必要。”
        得到这个答案的我开心大过失落。“澪田你果然是误会什么了吧哈哈哈。”
       澪田反而一脸遗憾。“残念,竟然失去了拍艳照的机会……”
        “所以说这还是省省吧不会有你想看的事情发生的。”
        “诶——小创创今天怎么一直在吐槽唯吹的说……”
        “我、我哪有……”正在我的反驳还未开始时,我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开始震动了。
        “对不起,我先接个电话。”我对狛枝和澪田这么说,然后逃一般地走出了教室。我趴在护栏上,匆匆瞥了一眼屏幕就接起了电话,才刚刚接通对面的人就开始了喋喋不休。“您好,请问您是住在A区的日向先生吗?”
        我有点奇怪,道:“您是哪位?”
        那人说:“对不起,我还没有向您自我介绍。我是T行的C员工,希望您能向我们银行提出一些建议。”
        开什么玩笑!我可从来没有在什么T行办理过业务,更不要说向他们提出什么建议。如此明显的诈骗手段应该在好几年前就已经过时了才对,难不成对面是个诈骗新手吗?虽说如此,但我做不到直接按下挂断键或者在此之前进行一番嘲讽。于是我斟酌了一小会儿,说:“……对不起,我并未在你们银行办理过业务,再见。”
       语毕我往下瞥了一眼,教学楼下的水泥地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我深吸一口气,进入了教室,准备以冷静的样子和他们——主要是和狛枝——稍微讨论一下音乐方面的问题,顺便委婉含蓄地告诉狛枝我有在努力时,发现他不见了。最初我以为他只是稍事离开一小会儿,譬如上厕所什么的。于是我没有过多在意,只是随意地和澪田聊着天,顺便询问了一下他的行踪。
        澪田的表情本来有些悲伤,听到我的问题后突然换上了贼兮兮的笑容。“嗳小创创你还说你不在乎他~”
        “我可没说过这话……”刚说出口我就意识到我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话,但我也无心纠正了,大约是因为我感受到了澪田表情里的不对劲。“他去哪儿了?”
        澪田的表情再度发生变化,这次几乎要哭出来了。“小凪斗……小凪斗他!他要离开我们了的说呜呜呜……”
        我突然有些慌张。“什么?!他是生了重病了吗?!”
        澪田一脸不可思议。“是唯吹没有表达好吗?小凪斗他不打算担任我们学校的音乐顾问了啦……说是工作太忙了不能常来。真是太可惜了,还以为能继续和小凪斗他面对面讨论电吉他的说。他刚刚被他的经纪人叫走了的说。”
        “所以那是他最后一次过来吗?”我急忙问,虽然这是个答案相当明显的问题。
        “是的哦……”
        没有听澪田接下来的话,我急忙跑出了教室。
        找到他,找到他,找到他!
        这样的想法在我脑海中回旋着。
        叫一通无关紧要的电话错过了这最后一次对话是有多愚蠢!我有些悔恨,在看到陌生号码时就应该将电话麻利地挂断的,当然也是因为澪田和狛枝让气氛变得奇怪让我想暂时逃离的;但是说到底都是我的勇气太少。乱七八糟的想法在脑海中不断穿梭着,速度也许和我奔下楼梯的速度一样快。
        然而午休时间恰巧结束了,同学们三三两两地往教学楼涌来。我在人流中逆行着,逆行着,但是人越来越多了,我不断拨开相贴着的肩膀,然后粗鲁地闯过去(这和平时的我完全不同)。我更加着急,喊了起来。
        “老师!老师!!”
        “老师!!老师!!!”
        然而没有人回应,只有同学们那看神经病的眼神向我聚焦。我很想狂奔,一方面想要回避这样的目光,一方面想要跟上狛枝的步伐。我不知道他往哪里去了,我只知道我不能停下来。
        “老师……!”
        他消失了。他一定是离开了,然后再也不会回来。
        我气喘吁吁地站在校门口向远处看去,并没有他的身影,有的只是来来往往的步伐匆忙的各色行人,每个人都面无表情,像机械一般冷漠地运转着。
        校警看我站着发呆,恶狠狠地对我吼道:“喂,小子,快回去上课!”于是我灰溜溜地走了,大约是沿与狛枝相反的方向。人生也好,这条路也好。
        我又梦到了那个音乐老师。
————————————————
结束了!
技法拙劣,阅读感谢。

评论 ( 15 )
热度 ( 38 )
  1. 姜汁炖大陆姜汁炖大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弹丸没粮网络联盟
    厚着脸皮转一波,十八了老了x

© 姜汁炖大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