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写三流段子的段子手_(:3」∠❀)_
深夜鸡汤哲学人士,墙头千千万慎fo
热爱小众冷门梗 ,脑洞清奇
激情回狛日坑 !
种树不专业人士
互攻万岁!
可逆不拆。

对diss杂食和对家的过激洁癖过敏!
到我面前撒泼我就跟你掰投👌

该博客狛日only,其他皆友情向
梦想是跟大家唠个five coin的
圈名陆衾,叫阿陆就好
我想变得更好!
头像@Lance,背景图@旗子_茶 ,
网页版logo图@雾隐明月。
绑画是喻佑,佑哥画画超好看!
除网盟外请不要转载><
(我真没想到我也有说出这话的一天)
高冷优雅的狛枝厨,热衷强强
在填坑
只撩骚,不开车
扩列戳私聊~
Viva la vida.

【狛日】秋月夜

网盟8.22周年庆贺文!
对!拖到了今天!
尽管改了好几遍还是不是很满意……感谢一直在帮我看的迷和米唯qwq
原曲是武士桑的原创曲《秋月夜》,爱他
普通高中生设定的日向,狛枝这不知道咋说
ooc注意
——————————————
        “可恶…都怪左右田那家伙…说到底究竟是为什么要在这个时间到这个鬼地方啊…!”日向一边忍不住地发着牢骚,一边在这座郊外的山丘上转圈圈。天气有些凉,约莫是因为初秋已经过了一半。这个点虽然还看不到满天繁星,但是月亮已经挂得很高了,柔和明亮的光芒照满了整座山丘。
        日向并不觉得害怕,情绪里更多的是烦躁。左右田应了索尼娅的邀约然后在这个时间把自己拉到这座山上来说是要自己给他跑腿放烟花,怎么想都太荒唐了。然而日向看着左右田充满期待的脸听着他一口一个心友地叫又没法拒绝,只好应承下来在这个鬼地方找什么适合放烟花的地方。其实山上根本就不适合放烟花!日向腹诽,但是在山上左转右转还是来到了这个相对平坦树也比较少的地方。
        他站在月光下东看西看了一阵,确定这个地方符合条件无疑后便往来时方向走了。但走了一小会儿后他感觉不太对劲,来的路上似乎没有走过这样的林子,又暗又静,连风拍打树叶的声音也没有——可是树明明又多又密。
        也许是心理作用也说不定,日向这样想,但还是忍不住走了回去,打算走到那个计划放烟花的地方去再辨认辨认路线。
        可是在夜幕的掩护下,要找到来时的路谈何容易!尽管他仔细地认真地寻找着自己走来的痕迹,却还是一无所获,并且陷入了迷路的境地。
我在哪?日向慌了神,决定先停下脚步稍微思考一下。刚刚我是沿着西边的山头走的,到了地方以后转了几圈,然后现在是沿着……他下意识抬头看了看天,猛然发现自己在思考的过程中又原地转了几个圈,现在根本找不到东南西北了。
现在日向可是彻底迷路了,树和树在夜幕的掩护下变成了同一个模样,不管往哪个方向走都像是没有迈过步子——可是日向已经走了有一段时间了。
        他再次停了下来,顺手扶住了旁边的树,做了个深呼吸之后强迫自己的大脑运转起来。一会儿他就做出了自认为最正确的判断,即找到下山的石阶——不管怎样现在下山一定不会是错误的,并且还可能找得到几户以种果树为生的人家,在那里就可以得到帮助了。
        在摸黑的情况下要找到那样的石阶还是有着一定的难度的——尽管月光很强,而且天气晴朗。日向不小心叫树枝在身上划了几道痕,疼得忍不住闷哼了几声。
        太狼狈了……日向摸了摸自己手臂上的痕。这时恰好有一片云朵飘来遮住了月亮,天地暗了下来,一路上始终伴随着他的墨色色块浓稠了起来。他开始害怕起来,因为这片刚刚还在友好与他招呼的林子正在张牙舞爪,像要吃人了。
        日向被恐惧支配着,寻找出路的速度更快了一点。然而恐惧并不会因为速度的加快而减少,相反地,越发庞大了起来。
        他就这么拼命地寻找着下山的路,却闻到了越来越浓重的水的潮味,并且耳边还能听到隐隐约约的琴声。
        日向想起了以前曾经听说过的恐怖故事里的情节。没有湖的山下出现了水的潮味,没有人的地方出现了吉他的声音……怎么想都是恐怖故事的发展。他咬咬牙,尽量把脑内多余的想法扔出去,内心反复念着“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有”,脚下却往那边去了。
        他一步拆做两步地挪向声源地,最终见到了一幅奇异的光景。
        一个白发美人正坐在湖畔弹着吉他。
       日向想走,但琴声轻轻柔柔地将他包围了,很是悦耳温柔。刚刚离得远的时候日向没有仔细听,只觉得琴声清脆;现在却发现这琴声的美妙了。他蹑手蹑脚地又往那人所在的地方靠近了一点,试图听得更加清楚。
        于是他彻底沉浸在琴声中了。他以前从来没想过吉他能弹出这么优美的旋律,更别说这只是轻轻地、缓缓地扫弦和偶尔叩击几下吉他边就编织成的乐曲。他觉得他就像是闯入了一个进行到了一半的故事,虽然不知道前面的剧情如何,但已经被现在故事所展现出来的美彻底震撼了。琴弦的一震一颤都是在说故事,用着温柔的口吻。如果日向稍微注意一下周围的景色,就会发现此曲意境和此地是多么相辅相成——月亮升到了最高点,满天繁星闪烁,树影婆娑,都倒映在了湖里。
        一尾鱼,两个人,百顷湖,万丈星空。
        故事似乎快要结束了。演奏者最后叩击了几下吉他,大意该是准备走上新的路程。然而听者和奏者都很舍不得似的,很久很久以后仍然一动不动,像是个木人,更像是在回味着那个平淡却又美好的故事。
        直到秋风吹过,树叶拍到日向的脸上以后他才惊醒,而后鬼使神差地向那人走去了。
“请问……这首歌叫什么名字?”问出口后他才惊觉自己的不礼貌,正打算改口的时候却看到那人笑了。嘲笑我?日向还没有来得及细想,就听到他温和的嗓音。“秋月夜。这支曲子的名字叫做秋月夜。”
        日向见他不介意这才放下了心来。“那个……你好。我是日向创。这支曲子很好听,我很喜欢。”
        那人笑意更浓了。“我是狛枝凪斗。真没想到我这种垃圾弹的曲子也能讨人喜欢……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听吗?”
        日向点头。“嗯……狛枝你的演奏很棒哦。”
        “啊哈,居然还得到夸奖了……日向君真是温柔。”
        “虽然我不太懂啦……”日向把视线从狛枝脸上转移到湖中央,“但是狛枝弹的真的很好听……我刚刚还因为害怕而没敢靠近,现在想来还好我没有跑掉。”不然就错过这样的曲子也没办法见到其演奏者了,日向没敢说出口,怕狛枝觉得他轻浮。
        狛枝弯着眼睛。“说起来日向君居然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个地方,还跟我撞上了……很诡异的巧合哦。嗯……刚刚就想说了,日向君受伤了哦。”
        日向这才猛地想起来自己还没有跟左右田说明情况,一下站了起来,下意识地向狛枝请教起了下山的方法。
        “啊,下山的石阶在你右手边,再走个几十米就到了。”狛枝这么回答,然后手下又勾了几下吉他的弦。
        日向匆忙道过谢之后又瞥了狛枝一眼。因为刚刚认识所以不可能冒昧地请人家送自己下山,但是又忍不住地想跟他呆在一起……“呐狛枝,我们还能再见面吗?”他这样问,然后迅速脸红了。
        这是什么奇怪的问题!日向想揍自己一顿,却没想到狛枝很认真地回答了。“冬天。冬天我们会再见面的。”
        “……真的吗?”日向有些怀疑,因为狛枝的语气太过肯定。
        “哈,当然。我虽然是蜱虫但是并不会随意扯谎哦。”
        奇怪的人,奇怪的说话方式,但是日向决定相信他。
        “那么说定了,冬天一定要再见面啊!”
        “嗯。”
        “再见!”
        “会再见的。”
        日向沿着狛枝给他指的方向走远了,隐入了黑暗。狛枝目送着他,直到看不清他的背影后才低下头,继续弹着他的吉他。
        冬天,会再见的吧。
/END
        最后日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湖和人出现,大概是那人最近在那个地方挖了个鱼塘吧。
——————————————
临发之前排版了一下发现自己真的写得好烂啊【捂脸】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技法拙劣,阅读感谢!

评论 ( 6 )
热度 ( 29 )
  1. 姜汁炖大陆姜汁炖大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弹丸没粮网络联盟
    才发现自己一直没转……

© 姜汁炖大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