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写三流段子的段子手_(:3」∠❀)_
深夜鸡汤哲学人士,墙头千千万慎fo
热爱小众冷门梗 ,脑洞清奇
激情回狛日坑 !
种树不专业人士
互攻万岁!
可逆不拆。

对diss杂食和对家的过激洁癖过敏!
到我面前撒泼我就跟你掰投👌

该博客狛日only,其他皆友情向
梦想是跟大家唠个five coin的
圈名陆衾,叫阿陆就好
我想变得更好!
头像@Lance,背景图@旗子_茶 ,
网页版logo图@雾隐明月。
绑画是喻佑,佑哥画画超好看!
除网盟外请不要转载><
(我真没想到我也有说出这话的一天)
高冷优雅的狛枝厨,热衷强强
在填坑
只撩骚,不开车
扩列戳私聊~
Viva la vida.

【狛日】Steamer 1

一篇因为吃不到蒸汽朋克写的蒸朋au,很长,不知道会不会坑,尽量月更
私设很多,非常多,特别特别多,所以可能会比较ooc……
没什么考据,放飞思想,不怎么科幻
年上
机械师狛枝x魔法学徒日向
ok?
——————————————
Steamer

1

工业革命正进行得如火如荼。自某个天才将蒸汽机改造成了万金油式的发动机之后,蒸汽机就成为了工业生产的主要动力,以蒸汽机作为发动机的机械缓缓地无孔不入地渗透进了人们的生活。在最繁华的都市上空甚至不时有各种奇形怪状的飞艇划过,速度不一定很快,烧出来的蒸汽团成一团,在空中恋恋不舍地徜徉了一会儿才肯散去,那景象煞是好看。都市夜夜笙歌,多数人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那排场气派得恍若不在人世间。

就连此刻,郊外也正有飞艇在缓缓下落。由于速度降低,它周身泛出了一层厚厚的蒸汽,连带着地上的沙尘也飞扬起来,呛了某位恰好站在城门的、一身简陋的魔法师打扮的少年好几口,眼睛被尘土迷得差点儿睁不开。

魔法在这个时代是相当不被待见的——事情不论大小,只要一架蒸汽机就能解决,非要念那又臭又长的魔咒做什么?何况骑扫帚跟坐火车、开飞艇比起来可一点儿也不酷:视觉感受很多时候是个手握生杀大权的昏君。当然,人们不肯承认的是学魔法的门槛太高,一般人根本没有魔法天赋。

那慢腾腾的飞艇终于肯落下来了。少年又咳嗽了几声,不怎么在意地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带着些兴奋朝着刚放下铁梯的飞艇奔去了。

他“蹬蹬蹬”地上了铁台阶,才上到第二阶就急不可耐地冲着里面喊了声“狛枝”。被叫做狛枝的人本来正忙着调控机器,闻声把扳手随手扔了,抹了一把额角被高温蒸出来的汗水,笑道:“又来了啊……预备学科有这么闲吗?”

少年闻言差点让脚下的台阶绊个大马趴。他本来想反驳,但是当他站稳看清在大片橘黄灯光下的狛枝后立马就忘了窝火。狛枝的打扮照旧是那身不打眼的白T恤和裤脚挽起来一截儿的厚工裤,白色的中长发扎起来搭在左肩,硬要说有什么不一样,也许就是T恤被汗濡湿了,汗水在烤了好几年也没能黑一点儿的皮肤上还亮晶晶地反射着光,吧……

——外貌描写就此打住!日向甩甩头拉回了思绪。他平时并不这么总盯着人看,只是心里怀了鬼胎,看在意的人时恨不得能记住他身上的所有细节。他选择性遗忘了狛枝那句半开玩笑的招呼,在门口对着的工作间里转了几圈,问道:“飞艇出毛病了么?”

“没,”见他进了飞艇狛枝转身捡起扳手,随手一拍机械门的开关,领着他穿过巨大的工作间,一边敲敲打打铁皮机器拧拧螺母一边说:“例行检……唔,锈住了……例行检查而已。”

日向不懂装懂地点了点头,道:“你这工作间可真是又闷又热。”

狛枝一把扳下蒸汽机的启动开关,在机器的轰鸣声和飞艇骤然加速带来的超重感中大声回应:“日向君想去’那里’看一看吗?”
被喊到名字的日向眼睛突然一亮,答道:“要!”然后紧紧跟着飞艇的主人七拐八绕地走过了充满机油润滑油松节油气味的走廊,来到了“阳台”。这里的采光比工作间强了不少,也更空荡,只有一盆不足半米高的盆栽、一张两人座皮革沙发和一张小玻璃圆桌可怜兮兮地作伴。

即使来过几次日向仍然感到新奇,贪婪地不住打量着。机械家的生活对穷巴巴的魔法师来说实在是太遥不可及,一杯自来水似乎也能被奉为圣水——何况这新奇里还掺杂了不可见人的心思。狛枝没有注意到他的兴奋,又上前几步,一把拉开了“阳台”上的“后门”。

风理直气壮地灌满了整个房间,那盆栽的叶子不停地相互拍打着发出噗啦啦的声音,然后整座城市的模样就闯进了日向的眼中。

整座城池似乎是奢靡的金黄色——或者是墙砖的土黄色,今天是赶集的日子,人群熙攘,就是在高空也能听到普通市民和商贩讨价还价的声音,吵嚷得很,但是细细品味居然也能嚼出一丝幸福的意味。远处工厂的烟囱里排放出了大量的蒸汽,风一吹蒸汽团丝带似的飘扬着。

太平盛世莫过于此。

狛枝趁着他愣神的机会瞥了好几眼呆住的日向,嘴角噙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他拎起他那可怜T恤没被汗湿的衣角擦了擦汗,长长出了一口气。日向这才从美景中回过神来,偷偷用余光瞥着狛枝的一举一动。狛枝的裤子因为挂了个扳手和工具包而有点往下坠,被拎起的衣角失去了遮挡肉体的作用,露出了他平坦的小腹上因为长时间从事体力活动而紧实的腹肌,往下就是不小心露出来的格子内裤边,再往下……日向就不怎么敢想了,同时不自觉咽了口口水。

他咽口水的声音太大,导致处在上风口的狛枝也隐约听到了“咕咚”一声,于是后者指了指那张玻璃圆桌,道:“日向君口渴了的话,那儿有杯水……没隔夜。”

日向难得见这老家伙说了句人话,受宠若惊地挪动到了桌子边儿上,端起白色的瓷杯小心翼翼地抿了口水。

然后用了吃奶的劲儿才忍着咽了下去。

日向红了眼眶:“狛枝你这是什么水啊?!为什么有股牙膏味?!”

狛枝头也没回,很无所谓似的说:“是薄荷纯露啊。”

“机油味呢?为什么薄荷纯露里会有机油味?!”那股牙膏混着机油的酸爽后劲儿上来了,日向的生理泪水没忍住冒了出来。

狛枝依然背对着他:“这个啊,是在我的工作间蒸的……”

日向差点破音:“我给你的烹饪魔咒呢?”

直到这时狛枝才转过头来,一脸抱歉的微笑:“啊,它松动了……日向君不嫌麻烦的话可以再给我做一个吗?我这种垃圾在这样的事情上可是相当困扰。”

日向:“……”没人能比他在调侃时喊预备学科和求人时喊日向君中的切换更熟练了。

一阵沉默过后日向败下阵来,他翻开了腰间的小包,抽出了一张简单的魔咒扫了一眼就递给了狛枝。“还记得怎么用吧?”日向道,“贴在灶台上以后把上面的单词念三遍,这段时间内心无杂念就成功了。”

狛枝走过去,接过魔咒后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谢谢——就我个人而言用魔法做饭可比用蒸汽机做饭轻松多了,那玩意儿做出来的东西我自己都吃不下……话说回来,日向君当初为什么去学了魔法?我没记错的话,你出生之前魔法界就有了式微的迹象,天才或者陨落或者隐退,再后来被改造过的蒸汽机横空出世,被科技打压的魔法界从此一蹶不振……而且魔法的入门门槛很高吧。某种意义上说,即使是在魔法学院就读的‘预备学科’的预备学科生也是相当厉害了。”

……从另个角度看狛枝其实是在夸我吧。日向没有马上回答这个问题,他思考了一阵子,答道:“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家里有几个人碰巧有点天赋,学得还算不错,我从小耳濡目染,也算是有点兴趣,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了最初的考核……没想到竟然过了,就连我也很意外。这算是唯一我能有点儿天分的事情了吧,学起来也挺让人开心的。”

“坐下来吧,”狛枝拍了拍沙发,给他腾了个地儿,“仰着头说话怪累的。”

于是日向有点紧张地坐了。这个沙发实在有点小,坐了两个一米八的青年是挤了,弄得他两条长腿不知道该往哪儿放,怎么摆都觉得不舒服。此刻他的五感极端灵敏,能清楚地感受到狛枝身上辐射出来的热量,看到他最贴近头皮的那根头发上的分叉,听到他的呼吸声……和自己的心跳声。

“挺好的,”狛枝忽然开口把日向吓了一跳,“就是生在这个只崇拜科技的时代可惜了。”

“还好吧……”不生在这个时代遇不到你可惜了,日向默默地想,但没敢说出来。

太羞耻了。

两人各自沉默了一阵,期间狛枝把门关上了,日向则倚在沙发靠背上眯了一会儿。他们自打第一次相遇起就总有相顾无言的时候,但没人觉得尴尬,就像是旧相识,熟到了发呆也可以发到脑电波同频的程度。“你和我很像。”狛枝曾经这么说,但日向不可置否。

首先他们俩擅长的东西就有云泥之别。

忽然间狛枝没话找话似的突然弹了弹他的耳垂,问道:“日向君看起来可不像是会戴耳钉的人呢——为什么只有左耳戴了耳钉?”

这暧昧的——尽管在直男看来应当是自然的——动作和他的话重重地吓了日向一跳,兴奋和紧张趁机袭击了他,他的脸因此泛起了一阵不大正常的红。残存的理智尖叫着警告他不要说出真话,于是他准备瞎掰两句糊弄过去。就在他晕乎乎地整理思绪的时候,狛枝又道:“……难道说日向君其实是个homo?”

完了。

这老家伙知道的太多了。

他一定是在给我下套!日向的大脑即刻重启,给自己找了个自欺欺人的理由,然后反驳道:“这是不对的!”

被突然严肃的日向吓到的狛枝:“?”

“戴耳钉只是觉得这样看起来比较帅是赶潮流我可不是homo你可不能胡说!”日向不带喘气儿地总结,“话说回来为啥只有左耳戴耳钉就一定是homo啊这两者间并没有联系吧!”

狛枝心说日向君实在是有点可爱过头了吧……然后撩起头发,扭过头去,把自己的左耳凑到了日向的面前:“因为我就是啊。”

五感灵敏的日向惊呆了。他从来没发现那里有个耳洞。

“我本来还以为那天在路边捡到的你跟我是同类呢,”狛枝把手一摊开始忆往昔,“灰扑扑一个小孩儿,全身上下只有眼睛和那枚耳钉还亮着……”

日向:“……不是,话说回来你为什么要在那里随便停靠飞艇啊?我从树上跳下来跑了好几十米硬是给你的飞艇扑腾一身灰,完了我还迷路了……说起来不都怪你吗!”

“离家出走的小孩儿还用这种理由怪我?真不愧是预备学科。”

“我没有离家出走……!那是个意外……”

说到这里狛枝把手放到日向的头上胡噜了一把,粗硬的头发在他手里划了几下,痒痒得很:“我果然是垃圾吧?预备学科也想凭他的粗劣谎言骗过我。”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在旁人的蔑视中摸爬滚打了十几年的少年刚刚有了点城府就被揭穿了,但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摊出了若无其事的笑容,打算开口反驳老狐狸的时候却又被打断了。

“……不过如果是日向君的话……似乎也没什么关系。”

就这简简单单的十来个字,反而让脸皮还没如山厚的日向感到不好意思了。他又想开口辩解,狛枝第三次打断了他,岔开了话题:“快到午饭时间了。日向君要留下来吃饭吗?拒绝也没关系,毕竟共进午餐的对象是我这种人……”

即使早就看透了狛枝其人的说话方式,日向还是没忍住在心底吐槽这看似大方的话中的不容拒绝……不过他挑这个点跟狛枝见面就是算好了可以一起吃午饭这一点,于是他就坡下驴,道:“如果可以的话,麻烦狛枝了。也恰好可以试一下新魔咒的效果。”

厨房离阳台有些距离,但两人一路上都没有交流。

进了厨房以后狛枝往灶台边让了让,示意由日向来念咒。日向从包里又拿出一张魔咒,边拿边说:“刚刚给你的那张就留着吧,以备不时之需。”随后利落地将魔咒贴上了灶台,嘴皮子迅速地上下翻飞着,有道浅金色的光就从他的指尖注入了魔咒,那写了魔咒的纸就解体成了十几片不规则的碎片,盐溶于水一般消失了。

狛枝道:“即使看过了几次,还是觉得日向君很厉害啊。”

日向道:“其实只是魔法师都会的一点技俩而已。先去餐厅吧,这魔咒被我改造过,效率应该会比之前高。”

话音刚落灶台就开始忙活起来了,食材一个个地跳进了水里,然后又乖乖地躺到案板上任刀鱼肉,蒸汽灶啪地一声点起了火,油滑动到了铁锅里,锅铲在空气中挥舞着,好不热闹。

“实在太有趣了,”狛枝边走边说,“魔法和科技就应该相辅相成。”

相辅相成?魔法和科技?

日向的脑海里忽然闪过几个画面——着黑色古板西服的人把手搭在没有发动的蒸汽机上、父母怒吼着相互推卸责任、以及长辈们看着他在叹气。

是这样令人绝望的情景。

他没有再搭理狛枝,只是闷头走着,直到狛枝打开了餐厅大门,日向才开口道:“对不起。”

狛枝看起来有点茫然,干脆扭头和他面对面站着。

日向继续说:“对不起,狛枝,我骗了你。”他抬起头,死死盯着狛枝的眼睛,心跳得很快,个中滋味极其复杂,好在“爱情”给的勇气还在。“我是喜欢男人,而且不止如此,我喜欢你。”

狛枝的嘴角翘了翘。

“我也很喜欢日向君。”

日向的声音低了下去,听起来有些自暴自弃……和无奈。“不,我和你的喜欢可能不大一样,你也许是哥哥对弟弟……但我是恋人对恋人。这样说不太好,应该是……我单方面迷恋着你。”

“哈?”狛枝挑挑眉毛,“我刚才说了……我是homo吧?”

日向的心跳再度加速,这回是紧张占了上风:“……?”

“我知道的,”狛枝抓住了日向的手腕,“我知道的你的意思的,我是喜欢你……我本来也以为我是单方面的迷恋。”

“我和你认识的时间不长,对你也很不了解,”狛枝说,“你看起来总是积极向上,像个谈话窗口,你多次来我这里帮忙,总让我产生一种‘你是不是也在意我’的感觉……幸好这不是错觉。”

他有点语无伦次,但日向还是听懂了。后者愣了愣,笑了起来:“我还担心你那笨拙的关心方式是长辈对小辈的……幸好这是错觉。”

他走过去,试探着想捉住狛枝的手。后者没有退后,在指尖相遇的一瞬间,他手指一收,两只手就亲密地握在了一起,是十指相扣的样子。

指缝的嵌合犹如两枚齿轮的咬合,它们的相逢给卡滞已久的所谓“命运的齿轮”带来了润滑油,于是有个叫“世道”的铁皮机器轰隆隆地喘着气,缓缓地开始运作了。
——————————————
阅读感谢!!我天啊这真是我写的过程中最痛苦的一篇文了……处处都卡……
两个人呈现出来的这种性格都跟家庭有关系,以后会提到。
有不足请提出来!非常感谢!

评论 ( 6 )
热度 ( 101 )

© 姜汁炖大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