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写三流段子的段子手_(:3」∠❀)_
深夜鸡汤哲学人士,墙头千千万慎fo
热爱小众冷门梗 ,脑洞清奇
激情回狛日坑 !
种树不专业人士
互攻万岁!
可逆不拆。

对diss杂食和对家的过激洁癖过敏!
到我面前撒泼我就跟你掰投👌

该博客狛日only,其他皆友情向
梦想是跟大家唠个five coin的
圈名陆衾,叫阿陆就好
我想变得更好!
头像@Lance,背景图@旗子_茶 ,
网页版logo图@雾隐明月。
绑画是喻佑,佑哥画画超好看!
除网盟外请不要转载><
(我真没想到我也有说出这话的一天)
高冷优雅的狛枝厨,热衷强强
在填坑
只撩骚,不开车
扩列戳私聊~
Viva la vida.

【狛日】Steamer 2

没想到竟然写得这么快(......)

Steamer[1]

蒸汽朋克au,年上,ooc,机械师狛枝x魔法学徒日向

预计共10章,保证he,可能月更

本章可能是个古典乐的安利(瞎说什么

虽然是愚人节但是是真的更新

呼呼呼!名为世道的铁皮机器开始运转啦!

————————————

2

谈恋爱这回事实在是让人烦恼啊,日向创如是说。

“首先互表心意以后本来和谐的气氛居然变的有些尴尬……那层窗户纸被捅破以后谁也没好意思往里看,”日向呈大字状躺在宿舍的下铺床上,伸脚顶了顶上铺床板,“哎说不明白……左右田你知道我想表达什么意思吗?”

一点儿也没意识到这给母胎solo至今的单身狗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左右田捂胸口:“……不知道,我单身,我要是知道就不会轮到你在这儿跟我秀了。”

“啊——”日向翻了个身,改成了趴在床上,“我就是想问问怎么才能跟自己的对象加深感情……”

“这还不简单啊,”左右田突然精神了,坐起来往下铺探出了头,“去约会啊!咖啡厅游乐场电影院什么的,这几个约会圣地你不是不知道吧?心友你也太弱了……”

“你这口气怎么好像单身的是我……不过他见多识广的估计对这些地方不会感兴趣吧,还有其它推荐吗?”

左右田再捂胸口,倒回床上:“心友,我也想跟他‘约会’……你竟然问我?”

日向闻言立马翻身回来,用脚又顶了顶床板,声音里染上了笑意:“……你给我打住!你的目标不是本科的索尼娅么?”

“是你说他是‘k’的啊!这可是那个‘k’啊!当代蒸汽机玩家除了他还有谁敢称第一啊!试问哪个蒸汽机发烧友不想和他约会一起探讨锅炉奥秘啊!”左右田激动地啊了一串以后没忍住又坐了起来把脑袋往下铺探,就差没泪眼婆娑地抱住日向大腿请他一起三人约会了,“我们俱乐部曾经有人拿蒸汽相机拍他的飞艇,正好拍到他在俯瞰城市的样子,就算不高清也能看出来他是个帅哥啊!后来这张照片挂在我们活动室供起来当镇社之宝了,每个看过k的照片的人都嚷嚷着想跟他谈恋爱啊!试问……”

日向心说狛枝这人听到这话肯定要摆出一副礼貌的微笑说我可不是第一我就是个垃圾……然后第三次用脚顶床板:“醒醒,你们那是粉丝滤镜,你对着一个男人下得去嘴吗?你又不是homo。不过说起来你竟然没有因为我是homo就刻意远离我,好感动。”

左右田得意地笑了:“哼哼哼你可是我的心友!我才不会因为这么肤浅的理由就抛弃好不容易跟我臭味相投的人呢!……不过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k是homo这件事早就尽人皆知啦,一开始确实有点不适,但是技术方面我们这些业余选手可没话说,所以也就慢慢接受了。虽然因为这件事有人挺恶心他的,但是崇拜他的人还是很多。”

“你说什么?”日向反应延迟了三秒钟,腾的一下坐了起来,“k是homo这件事大家都知道?”

左右田抓抓脑袋:“是啊……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的话还要纠结那么久吗!”日向倒了回去,“我从来没听说过,只知道k是个很厉害的机械师。”

“这个消息知道的人也不多,而且主要集中在蒸汽机真爱玩家人群里,”左右田宽慰道,“要我说你小子运气也太好了,出个门也能碰上个听说过大名,不是,代号的神秘人物,这才认识多久啊就开始谈恋爱了……我和索尼娅小姐到现在八字都还没一撇呢。”

日向心说也不久来这所学校上学前就认识了,道:“索尼娅在本科,你假装偶遇那么百八十次她说不定就能记住你的样子了。”

左右田叨叨絮絮:“就怕她还没记住我长什么样子,就和其他男人坠入爱河了……说起来最近本科那个左眼有道疤的老师好像和她走得很近啊!上回看到他们一起在食堂吃饭了呢!真是可恶……难不成我就一点希望也没有了吗?”

接下来左右田就演讲了起来,说什么万一追不到索尼娅就去退学专攻蒸汽机真男人梦想和爱情总要拥有一样那个疤老师竟然想玩禁断的师生恋真是厚颜无耻下流随便……全然忘记了自己的心友“玩”的是听起来更禁断的同性恋。日向听多了他的陈词滥调,不知不觉间竟然睡着了,于是卧谈会在日向的鼾声响起后就不得不结束,左右田还思忖着下回要不要在床上边蹦边讲话。

一夜间两人都做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梦,日向梦到他和狛枝坐在电影院最后一排没人的角落搂搂抱抱亲亲摸摸,左右田梦到疤老师——真名田中眼蛇梦——和他的索尼娅小姐步入了婚姻殿堂而他作为朋友还得送点儿小礼物,次日醒后俩人都挂着黑眼圈各自心照不宣……当然都是以己度人。

约会啊。日向难得在课上走起了神,昨天的梦太刺激,那种酥酥麻麻全身上下像被通了电的感觉他还记得,心脏狂跳到现在还没能平静一点儿。以后要约会的话一定要去电影院!日向暗下决心,然后在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成就感中徜徉,恍惚间听到了老师点名日向创证明某个伟人留下的猜想。

好不容易盼来了例行周假,日向一下课就把书包随便塞到了抽屉里,踩了风火轮似的往城郊跑,全然忘记了左右田嘱咐过的换套不求奢华艳丽至少整洁干净的衣服。

所以当他呼哧呼哧地跑上飞艇看见万年不换衣服的狛枝的崭新面貌时,被他落在学校的羞耻心才终于呼啦啦追上了他。

两人四目相对,日向直眉愣眼地瞪着狛枝,样子有点像要打架,于是狛枝回报以疑惑的目光,这让气氛一度陷入了尴尬之中。沉默了一小会儿后,不知是谁先没忍住噗一声笑了出来,连带着另一个也跟着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笑声流动在堆满了废铁的工作间里,一下就冲散了尴尬。

笑了一阵儿过后狛枝就和日向轻轻拥抱了一下,拉着他去了“阳台”,此时正值黄昏,阳光奋力钻进飞艇里,试图给这又空又大的小房间传递最后一丝热量。他们两人坐在了那张不知为何突然宽敞了很多的沙发上聊了会儿天,有个小机器人蹦跶着给他们端上了一杯热红茶和一杯薄荷纯露,日向看这小玩意儿摇摇晃晃的步伐还有点担心,不过饮料倒是一点儿也没撒,最关键的是这次没闻到奇怪的油味儿。日向嘬了一小口茶,茶水的温度有点高,他的舌头被烫到了,这才把绕地球三圈半的思绪给拉了回来——是要提一下约会了。

他一边小口嘬着红茶,一边小心翼翼地说道:“狛枝……我们去约会吧。”

日向在说出“约会”两个字的时候狛枝正在喝薄荷纯露,后者闻言给呛了一下, 继而咳嗽咳得满脸通红。日向见状本来飞扬的心情瞬间做起了自由落体,恨不能当自己没说过这话,刚想找个借口揭过的时候狛枝就开始了让他耳朵生疼半天没找着重点的叨叨絮絮。

“咳咳……抱歉……日向君,我并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实在有些意外,我没想到凭我这种人也能得到你约会的邀请。咳,我,怎么说呢,我有些受宠若惊……实话说,我并没有跟其他人约会过,我也不知道约会应当是怎么样的流程,总之就是一起去到有趣的地方然后呆在一起,是这样吗?”

日向:“……”槽点有点多,不太知道怎么下嘴。

“是,”日向决定先把最后一个问题回答了,“我还听说了些约会圣地什么的,比如电影院……”

谁知话音没落狛枝就颤了一下,表情严肃了下来:“日向君……可以不去电影院吗?”

日向:“?”他实在不怎么想放弃梦里出现过的情景,况且一起看电影一起吐槽剧情确实可以增进感情,间隙还能吃爆米花偷摸手什么的,这也是电影院被封为约会圣地的原因之一。

狛枝依然是那副无比严肃的表情,薄嘴唇一张一合:“我去看电影的话,电影院的蒸汽机一定会爆炸的。”

这是什么不严谨的拒绝理由?

“我跟日向君说过的吧,”狛枝看出了日向的疑惑和不信任,补充道,“我天生会给别人带来不幸,随之而来换取了自己的幸运。”

日向想起来了,自己确实听过他这番理论——天知道为什么有人会对刚见面的人说这个——但当时他并没有当回事,运气这东西极端虚无缥缈,谁信谁没文化。

结果自己就忘了这茬事,愉快地找了个没文化的机械师对象,人家还是个国内排名第一的高手。

“好吧,”话说到这儿日向也就妥协了,毕竟约会就是要两个人都开心,“那咖啡厅呢?或者游乐场?”

“咖啡厅不够有趣……在家里也能像在咖啡厅那样,日向君的烹饪魔咒做出来的饮品还比咖啡厅好喝,”狛枝晃了晃手里的薄荷纯露,“游乐场倒还行,就是人太多了,兴许会排上一整天的队。”

日向词穷,这几个地方还是他从左右田嘴里听来的,平时周假他都来找狛枝,大假必须得回家,一时间竟然也不知道有哪里可去,“那……”

他“那”了半天也没蹦出来一个字儿,狛枝笑了起来:“预备学科。”

日向:“……那你倒是说一个啊!”

“我确实有一个提议,”狛枝说,“就是你也许会觉得枯燥,毕竟提出者是我这种垃圾……日向君愿意听一听吗?”

单从吊人胃口的本事来看你怎么也算不上垃圾。日向道:“请说吧。”

“歌剧。”狛枝轻轻说。

他实在不知道狛枝是什么时候搞到那场极火爆的歌剧的票的,虽然在谈论这个话题的后一天狛枝就被某个公司叫走谈小机器人的版权问题并笑着对日向说“不幸果然来临了呢”让他有点扫兴,但当他和狛枝肩并肩走进剧院的时候还是有些莫名的兴奋。

这地方跟电影院也差不多嘛!

黑乎乎,有戏看,就是吃不了爆米花。

不过当乐团合奏出序曲的第一个音符的时候,日向就将自己那龌龊梦抛到了九霄云外。

古典乐听起来总是优雅的,哪怕配合上舞台上风格粗犷的工厂背景也游刃有余;流水线上的工人们勤勤恳恳地工作着,大声合唱着“劳动最光荣”一类的歌词。背后巨大的锅炉正不断往外冒蒸汽,是工业革命以来最司空见惯的场景。

下班的时间到了,工人们纷纷停下手里的活退了场,有几个人还用肩膀撞了撞某人,看来是关系不错。工厂里只剩下那位被撞的工人——帕罗一个人还在慢条斯理地整理自己的私人物品,同时唱起咏叹调。原来这青年后天就要回家乡和心爱的姑娘结婚,已经提前请好了假,然而却没有干净漂亮的衣裳,正为此苦恼着。

美声唱法加上外国语让日向不能很明白地听懂他在唱什么,但好在这门外语在魔法领域是必修的,再根据演员肢体动作的诠释倒也能找出一点剧情线索跟着往下走。

此时舞台布景从工厂变成了一座小镇的火车站,有个梳着尖尖发髻的美丽姑娘正在火车站的出口左顾右盼,也唱起了咏叹调:原来她就是帕罗的未婚妻曼迪。

帕罗穿过人流,和曼迪紧紧相拥,然后互相亲吻着对方,唱着对对方的想念。

日向没忍住偷偷看了狛枝一眼,正好和他目光相接,两人迅速收回目光,日向费了好大力气才忍住没笑出声,然后把手轻轻搭到了狛枝的手上。

冰凉,不怎么细腻。

大段重复的唱词过后这对热恋中的情侣才舍得分开,手挽着手回到了家。

这时帕罗才向曼迪坦白了自己没有礼服这件事,但曼迪并不像帕罗所想的生气了:曼迪也只是一个普通农妇,她的“结婚礼服”也仅仅是没穿过的新裙子。“婚礼不需要这么多冗杂的礼节!”曼迪笑着唱道。

第一幕结束了,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演出暂停了五分钟,供演员和演奏者们稍作休整。狛枝趁机低声把剧情向日向解说了一下,日向问道:“狛枝对艺术方面也有些研究吗?”

狛枝说:“是小时候被家长逼着学的,不算精通,只是停留在欣赏的入门水平。”

日向心说外国语和美声加在一起还能完整听清人家的歌词的水平不能叫入门吧……然后第二幕就开始了。

这一幕讲述的是帕罗由于不能给曼迪一个完美的婚礼而愧疚,幸而帕罗在家向神明祈祷的时候仙女教母听见并向他伸出援手,将把天空层层包裹的云朵拽下来做成了礼服的内衬,取出污浊的河水做成了灰色的礼服,再把鸟嘴面具的颜色揉在一起,做成了领带、拐棍、礼帽和怀表,最后从首都的金墙上剥下了一些金粉,把曼迪灰扑扑的“礼服”变得金光闪闪。

帕罗感激涕零,千恩万谢了教母过后这一幕就结束了,照例休整五分钟。

这情节是不是有点魔幻,日向心想,然后瞥了一眼狛枝,后者一脸的严肃。兴许是被剧情所吸引了吧,日向想,然后提琴组的奏鸣把他也拉进了剧情里。

外出干活回来的曼迪看见帕罗的礼服十分惊奇,在得知来源以后她激动地落了眼泪。

“啊,上帝!”她唱道,“感谢善良的仙女教母!”

钟声敲响,结婚的时刻到了。

他们宴请的客人都来了,一群人又唱又跳,相互聊着自己身边发生的稀奇古怪的事情,最后曼迪在哄闹下说出了自己和帕罗相恋的故事。

当她将最后一个字以几乎听不清的声音唱出来时,场内的乐器以小提琴为首疯了似的爬上了最高音,演员们紧跟着来了个十一重唱,整场的气氛热烈到了顶点,却又在一个低fa音戛然而止,此时全场静默,几乎连呼吸声也没法听到,就好像时间凝固了似的。

直到演员鱼贯上台向台下观众行了谢幕礼观众才突然从童话般剧情编织出的梦中醒来,毫不吝惜力气地拍掌、喝彩。幕布落下,观众仍意犹未尽,有几个日向脸熟的上流官员还试图往后台方向走去,想看清女演员们娇嫩的脸庞。

“走吧,”狛枝弯下腰对因为受到了极大震撼而呆住的日向说,“宿舍门禁时间过了你可就回不去了——预备学科。”

“预备学科”这才不情不愿地站起来,起身的一瞬元神归位,紧张地向狛枝道歉:“啊啊,没有注意时间!狛枝抱歉……”

狛枝笑了笑:“要道歉的对象是你自己啊。”

日向也笑,趁黑抓住了狛枝的手腕子,一来防止被部分激动得满场乱窜的观众冲散,二来满足自己的私心——狛枝真瘦,从外表根本看不出他是个机械师,手腕子那么细,其中蕴含的力量竟然是想象不出的大。

狛枝不动声色地感受着手腕上属于日向的温度,刚要回头开几个无伤大雅的玩笑时,剧院顶上的蒸汽灯就毫无征兆地落下来了。

玻璃和地板撞击发出的声音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紧接着就着起了火。人群开始迅速地往门口方向挤去,极具戏剧性地,他们两人的手分开了,取而代之的是陌生人粗鲁的推搡:“着火了!快往外面走啊!”

“不是要死在这儿了吧!”

“你个乌鸦嘴!不能说些好话吗?”

“吵吵什么!都快点出去!迈几个步子能死啊!”

因此掩盖住了狛枝声嘶力竭喊出的“日向君”。他虽会用些发音技巧,然而终究抵不过上百人群的声浪,他放弃——也由不得他不放弃——呐喊,但心底始终有着不安,几次试图回头找寻日向的身影,却从未成功。他打算直接去到日向的跟前,于是慢吞吞地走着,试图不放过一点细节地用目光扫射着人群。但人实在是太多了,失去了蒸汽灯照明的剧场格外黑暗,狛枝开始懊悔提出了歌剧院这个约会地点。他想往回走,但保安始终没放弃把人群往外赶:火势恰好在能与不能控制的范围之间,紧急救火设施被人群所包围无法取出,于是保安们优先选择了保护观众,而后台的演员可以从后门逃生。但即使狛枝处在人潮的尾部也没有看到日向的身影,内心的不安更加剧了,转身就要逆着人群往火场冲——然后被几个人高马大的保安拦住了,把他往门外一塞,从外面关上了剧院的大门以隔绝空气。

全然罔顾狛枝说的“还有一个人在里面”。

狛枝只觉得心都快死了,因为站得高而吸入的一氧化碳此刻凶猛地侵袭他的血红蛋白,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昏了过去。

——————————————

感谢阅读!

这篇是参考了很多东西,比如本章的歌剧参考了《费加罗的婚礼》(剧情无重合,这部歌剧蛮有意思的挺适合入门)

设定其实有很多地方不严谨,比如歌剧里的布景有点多我老觉得怪怪的(你也就只看过《费加罗的婚礼》

感觉有些东西并没有详细说明,如果有疑惑请提出!也希望能够提出建议!

感受到本段子手化零为整的决心了吗(。没有

保证he!!

评论 ( 2 )
热度 ( 70 )
  1. 姜汁炖大陆姜汁炖大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弹丸没粮网络联盟
    转转

© 姜汁炖大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