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写三流段子的段子手_(:3」∠❀)_
深夜鸡汤哲学人士,墙头千千万慎fo
热爱小众冷门梗 ,脑洞清奇
激情回狛日坑 !
种树不专业人士
互攻万岁!
可逆不拆。

对diss杂食和对家的过激洁癖过敏!
到我面前撒泼我就跟你掰投👌

该博客狛日only,其他皆友情向
梦想是跟大家唠个five coin的
圈名陆衾,叫阿陆就好
我想变得更好!
头像@Lance,背景图@旗子_茶 ,
网页版logo图@雾隐明月。
绑画是喻佑,佑哥画画超好看!
除网盟外请不要转载><
(我真没想到我也有说出这话的一天)
高冷优雅的狛枝厨,热衷强强
在填坑
只撩骚,不开车
扩列戳私聊~
Viva la vida.

【段子】【狛枝凪斗生贺】【无cp向】神说

第三年生贺!我流狛枝慎

一个段子,时间线可以理解成在二代后希望篇前

——————————

堤喀捻起落到脸颊旁的一缕头发将其捋到耳后,有些烦躁地用笔在纸上划拉,笔尖和纸张摩擦的同时带出了飞着白的墨迹,她啧了一声扔下了笔,手伸出窗外拽下了一枚星星,再一把把它摁到了自己面前。星星安静地发着幽冷的光,把房间又照亮了一些。

太暗了,她嘟囔,什么也看不清。墙上的夜明珠全是中看不中用的东西。

有人敲门。轻轻地、有节奏地、不容置疑地。

堤喀不知道熟知自己性格的侍女为什么会把门敲成这样,于是她不耐烦地喊了声“进来”,没有停笔。

“侍女”拧开冰冷的纯金制的门把手,回身把门咔嚓一声关上了。

“茶先放在床头柜,我忙完手上这一份再喝。”堤喀说。

来人用他低沉好听的嗓音说:“对不起,神明大人……我并没有带来你想要的任何东西。”

堤喀惊了一下,回过头去:“是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狛枝保持着礼貌的微笑:“事实上,我是怎么进来的也许只有神知道……我一介凡人并不知晓。只是瞧见您的门上挂出了写有您名字的门牌,才临时决定登门拜访。”

堤喀心情本来就不好,又被一个只记得容颜的陌生人突然“拜访”,更加烦躁,脱口而出道:“若要怪罪,你当怪罪你的灵魂!”

“非是怪罪,”狛枝眯了眯眼,“且我一直以来都知晓自己灵魂有多么丑陋不堪。我只是想来看看您,顺便同您说上几句话……也许这话从我这种人嘴里说出来十分不可信。”

“我忙得很!何况谁准许你在我面前大放厥词?”

狛枝没有搭理她,自顾自地说着:“神也是要老去的。”

“你给我住口!”

“您瞧,您的笔尖磨损,墨水将尽,纸张无几……”说到这里狛枝有些控制不住地笑了几声,“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抱歉在这个时候突然笑起来,然而我这种卑劣的人在神面前失态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吧……而且我根本忍不住。我是想说,与之相反,我的希望,永生。”

“掌命运的神无法掌自己的命运,行天道的神天道也要给予惩罚……”

“您是堤喀女神,但堤喀并非一个名字,而是一个职位啊!”

“莫名其妙!”堤喀再也无法容忍这人的胡言乱语,“滚出去!你这个疯子!”

狛枝一边大笑一边行了个绅士礼,嘴里还细细碎碎地念叨着什么“也只有我这种垃圾才会让如此优雅的女神如此失态非常抱歉”之类的话,直起身来的时候把虚拟的帽子端正地戴回了头上,收敛了笑容,这才转身迈开得体的步伐走了。

“……莫名其妙!”门关上的同时堤喀才回过神,“实在是莫名其妙!”


狛枝睁开了眼睛。

“梦醒了,”他说,然后发着幽暗绿光的营养舱停止了运作,透明的塑料壳被缓缓打开。

————————————

阅读感谢!

灵感来自毛概课(笑死

是想写狛枝在死了以后如果碰到了命运女神会怎么面对呢……感觉上希望才是他的神啊。写完了觉得像个神经病但是写都写了(喂)还是发上来了……

希望各位轻点敲打T T

评论
热度 ( 6 )

© 姜汁炖大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