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回看
左顾右盼不自然的暗自喜欢
今年的梦想是get一件黄色长风衣
手机版背景、头像、网页版背景、网页版logo都是@周锐Zee

【日向创生贺】【狛日】今年鳴った最後のベル

5555霓虹时间已经迟到了,我哭成一个sb,于是定时了一个国内零点的x

日向君生日快乐!!!!!

也祝各位新年快乐!

标题是谷歌机翻的“今年敲响的最后一次钟声”,感谢谷歌翻译(?

角色理解非常我流,尝试着写了一个甜中有一丢丢酸的浪漫小段子(??

不知道写的啥,一天赶出来的,希望读者能够喜欢x

——————————

“晚上出来玩吗?”

日向在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刚刚洗好澡,再加上空调正刺啦啦地卖力工作着,整个人腾腾地往外冒着热气——温度有点高啊,他想,抓着浴巾用力搓了搓脸,认真地一个键一个键地敲着,回复道:“好啊,去哪?”

他和狛枝交往以来鲜少见狛枝如此主动,虽然追他的是狛枝,但平日出门约会之类的都是日向主动提出这甚至一度是他们感情中的主要矛盾……想来狛枝应该是把勇气全留在了这一天。

跨年夜。

对全人类、尤其对生日在次年元月一日的人来说最具意义的日子。

用膝盖都能知道狛枝在想什么。

手机嗡嗡震了两下,狛枝的新消息来了。

“猜?”

这就是不准备提前告诉他的意思了。虽然是意料之外的回复,但日向并不觉得扫兴,反而对这一次“前所未有”的约会充满了期待。

日向粗略拾掇好之后抓起一件两公斤的羽绒服就出门了,外面刚下过新雪,一脚踩下去脚底就会嘎吱嘎吱地响,听起来心痒得很。邻居家的猫突然跟着跑了出来,一边喵喵叫一边欢脱地奔进了雪地里。那猫的主人大概是很疼它,专门给它穿了身喜庆的红毛衣,于是在它的肉垫被冻到的那一刻,日向只看见了一团红色的影子窜进了屋里,不禁觉得好笑。

真可爱啊,以后一定要养猫。

不着边际的思绪伴着日向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到了离家最近的十字路口,一眼就看到狛枝在那儿上蹿下跳——估计是被冻的——快步走了过去,把临出门时抓的羽绒服一下盖在了他头上。

“衣服多穿点不会丑死的,”日向忍不住开始念叨,“别仗着自己十七八就过度消耗自己的身体,以后……”

“明明才十七八就已经步入了更年期的日向君似乎比我更可悲呢……”狛枝笑着裹紧了身上的衣服,脸上没有一点愧疚的意思,“还是熟悉的味道。”

“……真没办法。”日向嘀咕,抓了抓狛枝蓬松的头发,问道:“现在上哪儿去?”

狛枝一脸神秘:“跟着我走就是了。”

到底也没能把话套出来的日向有点遗憾,但是他知道再怎么追问狛枝也不会说出来的,于是干脆把脖子上的围巾解下,给狛枝绕了两圈,恶作剧似的遮掉了他的嘴巴。狛枝拍了一下他的掌心,笑着把围巾拉了下来,说道:“先走吧。”

于是俩人嘎吱嘎吱地踩着雪走了,一边走一边随口聊着天。

聊的都是琐碎的小事,譬如新买的游戏卡关了、学校门口的寿司店今天格外的酸、邻居家的猫今天穿了身红毛衣……之类,但多是日向说狛枝听,以至于前者偶然间会有一点细微的狛枝和这个世界之间的联系已经只剩下自己的错觉。只有狛枝在无意间透露出的对世界的熟悉程度时,日向才会把那些令人惴惴不安的想法暂时抛掉。

“到了。”

温和的嗓音把日向一把拉回了现实,狛枝没看他,久久地盯着一片河滩,“没想到不看红白晚会的人还挺多的,还好我提前踩过点,这个地方最适合两个人呆着。”

日向有点惊讶。这个地方是以往强调过“喜欢安静的地方”的狛枝最不可能选择的——河对面就是这片区域里最具有标志性的建筑,游客都喜欢到这片儿玩,日日夜夜都热闹得很,包括现在。他们现在是在河滩后的小坡上,灯光不算太亮,但是下面的声音仍然嘈杂,日向觉得自己甚至能听见某对情侣今晚的去处。

狛枝并没有理会日向的诧异,抓住他的手,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就近坐了下来。

“很惊讶是吗?”狛枝轻声问了句,“觉得我这样的人不会选择这里?嗯,我觉得如果是日向君的话应该会很喜欢热闹的地方,既然横竖都是热闹,不如挑个最热闹的,还可以一起看烟花。”

日向感觉自己的喉咙有点发涩:“其实……不用这么迁就我。”

“嘛啊,主角毕竟是日向君。而且这么久以来都是日向君在迁就我吧?要说实话的话,我也很愧疚哦,要日向君这样闪着光的人委屈自己……没关系的。确也没必要这么惯着我的毛病。”

耍嘴皮子这件事上日向从来没有赢过狛枝,但在此时就这样哑口无言地愣着也不是他所希望的,于是他揪住了狛枝的衣领……就算这会让整个场面变得尴尬不快。

“……不要这样说自己啊。总是一再地抬高别人贬低自己,别人观感如何姑且不论,你心里真的不会更难过吗?这样反复地给自己心理暗示,我听了都觉得不开心,作为当事人的你本人呢?”

狛枝没有反驳,反倒是笑得眯起了眼睛:“不愧是日向君啊。飒爽又坚定的样子真是太令人着迷了。”

“……你这家伙说什么呢!我可是认真的。”日向有点无奈,“是认真的想让你从你用这一生的气运编织的黑暗中睁开眼,想要你正视自己。”

“我也是认真的啊,”狛枝笑得有些喘不过气了,“饶了我吧日向君。我只是需要时间调整心态,不要对我这么悲观啊……事实上,我能说出这样的话就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就算是我也是有求生欲的。日向君知道稗草吗?虽然是田间最常见的杂草,但是生命力可比你想象得要旺盛得多。”

日向有点哭笑不得:“这是什么例子啊……”

“所以啊,相信我。当初把我从脏兮兮的泥潭中拉起来的人可是日向君,即使只是为了你,也不可能就这样离开。话说起来,当时你可是我最看不上的预备学科生呢……哈,人果然最不可能忠于自己。”

日向没再说话,只是伸手揽住了狛枝的腰,脑袋在后者的肩窝里蹭着。

“不要离开我。”他闷闷地说着,吸了吸鼻子,“今天风好大。”

这样前言不搭后语的发言任谁听了也觉得可笑吧,刚说出来的时候日向就这么想,狛枝应该也不会回应……离新年也只有半分钟不到了,还不如等着看烟花就此揭过这一页算了。

河对面的大钟仍然严谨地一丝不苟地走着,所有人都像能听见秒针的声响似的盯着看,这场面就像信徒朝圣,静默虔诚。

两年之间的间隙被推动到只剩下一秒的那刻日向被狛枝反抱住了,不等他做出反应,嘴唇就被堵住了。

烟花炸开在天际,坡下的人群欢呼沸腾,像一锅终于烧开了的水。

“我爱你。”

时间在此刻被拖成了原本的千分之一倍速。

“一直都会像现在这样爱你。”

“永不离开。”

“我起誓,向希望。”

——————————————

感谢阅读!

哎压线拼命赶真是太刺激了,有点晕(感觉没写好,接受鞭笞,嘤嘤嘤

评论 ( 4 )
热度 ( 71 )
  1. 公子陆阿陆公子陆阿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弹丸没粮网络联盟
    创君生日快乐!

© 公子陆阿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