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写三流段子的段子手_(:3」∠❀)_
深夜鸡汤哲学人士,墙头千千万慎fo
热爱小众冷门梗 ,脑洞清奇
激情回狛日坑 !
种树不专业人士
互攻万岁!
可逆不拆。

对diss杂食和对家的过激洁癖过敏!
到我面前撒泼我就跟你掰投👌

该博客狛日only,其他皆友情向
梦想是跟大家唠个five coin的
圈名陆衾,叫阿陆就好
我想变得更好!
头像@Lance,背景图@旗子_茶 ,
网页版logo图@雾隐明月。
绑画是喻佑,佑哥画画超好看!
除网盟外请不要转载><
(我真没想到我也有说出这话的一天)
高冷优雅的狛枝厨,热衷强强
在填坑
只撩骚,不开车
扩列戳私聊~
Viva la vida.

【狛日】Steamer 4

520快乐!本章开始走剧情了,可能会有点无聊,填坑+补设定ing,感觉写得不太好,以后可能会修改

Steamer[1] [2] [3]

 

蒸汽朋克au,(相隔两岁的)年上,ooc,机械师狛枝x魔法学徒日向,尽量月更,保证he

就算我上章糊了我也要继续填坑!(一个蒸朋设定迷恋者的自白

——————————————

4

从游乐场回来以后他们就分别回去了,狛枝继续为建设更高级的工业社会添砖加瓦,日向继续为式微的魔法界崛起而读书。刚回校时日向还有点担心两天没回校住宿要被报告家长,好在左右田掩护打得好,才没有让他挨顿班主任的呲。

他们所在的城市偏北方,因此秋天很快就过去了,天色开始阴沉下来,终日不见太阳。路上的行人都换了身厚重的冬装,树倒是把叶子都落了干净,整个城市看起来冷冷清清,像是刚经历过大萧条。

秋天的“丰收节”过完之后就只剩圣诞节可以放个长假了,学校的课程随之加紧,一天要布置好几门课的作业,偏偏每门课程都不轻松,弄得日向去狛枝那儿的时间也变少了。偶尔抽空过去一趟,还要带着外语作业去请教狛枝——狛枝对这门外语的理解相当透彻,连古用法都一清二楚,熟练到了让日向产生了这门外语是他母语的错觉。

狛枝的飞艇空间很大,单从外型看甚至与首都以飞艇作为噱头的赌博娱乐场所有的一拼,但除了堆满制作机器工具和原料工作间以外,唯一看起来不那么空荡荡的只有这间书房。对此狛枝的解释是单身独居者不需要那么多的家具,但就现在这种和恋人一起窝在小皮沙发上小憩的情景来看,他其实一开始就没打算多购置几件家具。

日向喝了一口手里的姜茶,这回的温度刚刚好。齿轮搭成的小机器人在他面前端着盘子蹦跶着, 有一种笨拙的可爱。狛枝拿过盘子上的另一杯姜茶,皱着眉头喝了一口:“原来日向君喜欢这样古怪的味道吗?……我以为你会偏爱普通人都喜欢的东西。比如红茶。”

日向笑笑:“这不是冬天到了吗……东方人说这饮料暖身,我觉得你也许需要……而且跟薄荷纯露差不多吧,都有点辣。”

狛枝暗叹两人审美的天堑,又皱着眉头咽了一口,拍了拍盖在两人身上的军大衣:“这又厚又重的衣服抵御严寒是足够了……而且我常年在锅炉旁边干活,也不怕取不上暖,预备学科要操心的事情还真多。”

日向没接茬,嘬了一口姜茶。他现在看狛枝就像老母鸡看着自己的鸡崽,怎么看怎么觉得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需要关爱”的气味儿——忘记了鸡崽比自己还长上两岁。狛枝把姜茶一口闷了,拍了一拍日向的肩膀,道:“喝完以后再歇五分钟就去接着写作业,写好了我检查然后再出几道题,你就可以回学校了。我眯会儿。”语毕把架在鼻梁上的单片镜拿掉,脑袋往日向的肩膀上一靠就闭上了眼睛,后者甚至没来得及作出“好”或者“不好”的回应。

长两岁就是长两岁,口气都带着看小孩儿的不容置疑。日向叹了口气,继续慢慢地嘬茶。

狛枝向来浅眠,这次说是眯会儿却很快就入睡了。呼吸从快变慢,又深又长,日向喝完茶以后把杯子放到盘子上时不小心动了一下他都没醒,小机器人蹦哒出门的声音也只是让他皱了皱眉,看来睡眠质量比平时要好。日向不忍心打扰他,也不大想写作业,干脆就让狛枝一直这么倚着他,自己在脑内复习了一下那些念起来怪声怪调的单词。

暖黄的灯光照满了整个房间,日向的颈部能感受到身边人型毛绒生物热热的鼻息,有些痒。温度被狛枝特意调节过后颇为舒适,令人昏昏欲睡。为了使精神集中而买的东方香薰充斥在他们身周,效果却适得其反;再加上外语对他残余精力的摧残,日向终于支撑不住,脑袋一歪,也睡了过去。

初雪簌簌地落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命运”这架铁皮机器平稳地运转着:田中和索尼娅开始恋爱了;左右田心有戚戚焉,黯然退学逐梦蒸汽机去了;澪田的歌剧团走了又来,来了又走,和两人又打过几次照面,双方已经混得很熟;就连日向也顺利升入了本科,可惜这机器运作至此时突然卡顿,于是日向因为违规使用魔咒又被打回了预备学科。

狛枝为此是惋惜的,面上却没有表露,只是拐着山路十八弯地表达他的关心。但沉浸在情绪里的日向哪里能听出来,争吵就出现了。不过情侣间的争吵总是隔着一层荷尔蒙,虽然偶尔有些看起来过不去的矛盾,但在床上打一架很快就能揭过。

事情似乎都在朝好的方向走。

转眼三年就过去了,同样是在这样的一个冬天,他们不大不小地吵了一架,在肾上腺素作用下,狛枝脱口要把飞艇开到东方去再也不回来,日向声称自己家在全国最北最好是再不相见,于是两人分道扬镳,办公事的办公事,回家的回家,一时谁也没有联系谁。

于是命运就在他们之间画了道银河。

世界历833年,全国经济在经过三年的急剧虚假繁荣之后终于开始呈断崖式下滑,三年前国家为刺激消费而投放货币的举措于此得到了反噬。不少的工厂和公司都开始裁员,许多从乡村远赴首都谋生的人都失去了工作,只能靠政府那少得可怜的救济金过活。自然又从来不怜悯无法进行自我保护的生物,于是肺炎袭击了这群衣不蔽体、手无寸铁的可怜人。

随着死亡人数的暴增,几家知名民营医疗机构看不下去了,纷纷伸出了援手,将病人带到了自家医院进行隔离治疗;只是染病的人数远超医护人员的想象,不得已只好根据病情划分病房。他们无暇顾及没有表现出患病征兆的人,于是这些人终日在城里游荡,落魄得像误入人间的鬼。

恶果自食从来不是随便说说的,在检查出传染方式和传染率后要再把接触过病人的人全部召集起来已经晚了,医疗机构告知高层时后者却不以为然,足足拖了一周才决定封城。结果就是城池一座接一座地被封锁了,此时第一个因病而死的人的尸骨早已烂得面目全非,疫情之严重令举国上下都陷入了恐慌,大多数人连呼吸都害怕要染病。

也因此,日向被锁在了自己家中。由于瘟疫流行导致封城,学校决定把上课时间无限延期,再加上他升上本科又被打回预备学科这件事,长辈们勒令这棵会魔法的独苗苗在家好好学习顺便反思自己,哪怕日向口头抗议了几句——他也只敢口头抗议几句。从小他就知道,自己的肩膀上担了比别人重得多的担子,所以要求从来得不到满足,所以……

日向甩甩头,试图把精力重新集中在面前写满了古怪符号的书上。魔法这东西要说难其实并不很难,只要在特制羊皮纸上画出几个符号,再写上几句古外语,念出来就算完事儿,对于部分人来说更是只要肯背背书就能糊弄过去,关键其实在于虚无缥缈的天赋。魔法天赋与其他才能的天赋无甚不同,每个人都可以被视作“魔力的容器”,而“容器”的“容积”却是随机的。在魔法还盛行的时候,每个小孩儿在六岁那年都要去教会测定“容积”,超过平均水准才能接受魔法教育。若以零和十分别作为最小值和最大值,五为平均值,那么日向的“容积”就是七——一个不上不下的数字。

以日向所在的学校为例,预备学科的学生天资普遍偏低,“容积”一般在五六七附近徘徊;而本科学生的“容积”通常为八九十。然而容积越大人数就越少,上一个已知容积为十的人早在日向出生前就已经故去。所以为了填补本科学生的人数,向其他天资不算高的魔法学徒提供一个更加优质的学习环境,学校对容积本身并不特别看重,理论上只要足够努力,本科也不会不对预备学科开放,容积为七的田中就是这么进入本科并在本科任职的。

日向拿着被画得乱七八糟的草稿纸,有点发愣。他对于瘟疫的盛行有所耳闻,但并不清楚其中的严重性,顶多担心一下自己男朋友有没有生病,毕竟狛枝的身板看起来比一般的机械师还瘦点儿。

他又甩了甩头,今天家人布置的作业还没做完,他不想跟情思缠缠绵绵到凌晨还没写完作业。他按了按太阳穴,下笔画了个六芒星,又往纸上添了几个圆圈,依着最大的那个圆周写了满一行“viva la vida”。画到这儿他思考了一会儿,实在想不出来还能再怎么往上加点什么花里胡哨的图案。恰好有个下人来喊他吃饭,日向干脆把笔一扔,逃离了学习的地狱。

似乎每个稍微有点历史渊源的家庭都有些不知缘何而起的讲究,比如用餐的时候不能说话。日向下了楼,去洗手池冲了冲手,坐到安静得有些诡异的饭桌前埋头吃起了饭。

家族里只剩下他们这一支还在死死维系着属于“魔法家族”的荣耀,一言一行都在尽力延续着上一辈的传统,就连今天的蔬菜骨头汤都是日向的祖父喜欢的食物;只是量比从前小了不少。

日向的父母也各自吃着自己的,餐桌上的气氛极其清冷,饭菜的温度都冷上了好几度似的。好不容易吃完了饭,熬过了这段难捱的时间,日向把碗匆匆刷了一下就想回屋。他的母亲这时候才跟他说了今天的第一句话:“碗洗干净了么?别让阿姨费心还要再洗一遍。”

日向胡乱应了一句“嗯”,心里升腾起一股不耐烦。

什么费心,是担心费水吧。

他登登几步上了楼,才上到楼梯的拐角,就听见了楼下砸椅子的声音,同时还伴着母亲中气十足的怒吼声。

“这是个、什么样的家庭啊!”

“每天就这样装作对工业的发展毫不在意,装作对魔法的衰落毫无察觉!”摔盘子的声音。

“无产阶级装作资产阶级!”掀桌子的声音。

“我受够了……”最后的音节是用气声发出来的,隐隐约约能听到哭腔。

而他的父亲始终一言不发。

母亲的突然爆发是谁都没有预料到的。可能是因为饭菜太难吃,可能是因为日向没把碗洗干净,可能是因为日向上楼梯的声音太大,理由可以有很多,在无来由的愤怒面前,连呼吸都是错误的。

日向停在楼梯的拐角,冷静得几近冷漠。他早就料到这种场面会出现,从他十岁起,他就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可惜想了十年他也不知道怎么去应对。

他的母亲是在魔法最盛的时候嫁过来的,那会儿的美新娘低着眸子害羞地笑,脸上是对未来的无限憧憬,隐隐地还有些盛气凌人——被藏得很好。

而今却变成了日日计较着收支的黄脸婆,棱角早就被岁月这把锉刀磨平了,只有仅存的自尊心时不时提醒着她“不该是这样的”。

其实魔法和科技的矛盾一直存在,任谁也没法儿调和,更何况如今科技的发展之快魔法就是驾上四匹快马也赶不上,没落几乎是必然。只是从天堂被拽到地狱的感觉实在难受,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住这种打击,以为自己能够随着时间潜移默化地改变,其实只是被时间下了麻药,药效一过心脏一抽一抽地疼得紧。

墙上挂着的新嫁娘还在冲着日向笑,视线灼得日向只想赶紧离开。然而听声音,母亲失控摔了碗盘以后不知怎么又恢复了,呜咽了一声就把家里唯一一个下人唤来帮着一起整理。下人是家族里上一辈人的忠实追随者,待遇跟自家人没两样,因此当日向回过神要回房间时和她在楼梯上时的相遇就显得分外尴尬。

两人目光交汇了一瞬,日向冲她露出了尴尬又机械的笑,下人脸上没什么表情,眼里却盛满了无奈——想来这事儿不是第一次,日向不在家的时候应该就有过。

他们不发一言,却彼此心知肚明,擦身而过以后各自头也不回地朝着目的地而去。

日向一拧门把,顺着惯性肩膀往厚重的黑木门上一撞,进了书房。

这书房和狛枝的相比就有些大巫见小巫了。里头的书是一辈辈传下来的,不说是珍奇古玩聚集地也勉强能算个小型博物馆。因为日向这辈人里只有他还有点儿魔法天赋,上一代又没几个能把魔法玩得有出息的,于是家族的其它分支也就“慷慨”赠予了:学魔法根本没前途,大家心里明镜似的。

日向的父亲倒是没多想,一边感谢着亲朋好友还没忘本儿一边把书都搬了回来,按首字母顺序耐心地摞了一面又一面墙,书柜放不下还亲自动手去打了个新柜子,大有指着日向重振雄风之意。

不过也抵不住日向没出息,书房再大书再多都快毕业了也没能念上本科。

他爬上了长梯,拉开玻璃门,手指划过书脊,低声念着书的名字。

“《魔法背后的传说》……《魔法的正确使用方式》……《魔法与蒸汽机》……都什么书啊,”日向习惯性地吐槽,“《魔法专用名词词典》,找到了。”

他把这本词典取出来,把玻璃门小心拉上,抱着厚重的书下了梯子,脚刚踏上地面就泛起一圈的灰尘,不呛人,在昏暗的汽灯照耀下显得这屋子有点古旧。

“该打扫了。”日向给汽灯和梯子丢下这么一句话,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经过楼梯的时候他特地把耳朵往楼下伸了伸,没有动静。日向叹了口气,觉得这事儿自己肯定摆不平,说不定最后还能掰扯到自己不用功学习身上,于是大步走向了属于自己的能够短暂清净一小会儿的小天地。

他把书桌上堆着的书挪了挪,书堆上装了黑色长发的男人手搭蒸汽机相片的相框一扣,给词典腾了个地儿,拿着鹅毛笔跟六芒星面面相觑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头绪。

喉咙有点干,今天的饭菜做得咸了。日向抓了抓头,端起放在右手边的杯子喝了口水。清凉的水流滑过喉咙,在冬天里相当醒神。

狛枝说的果然没错。

狛枝说的……

狛枝说的?

他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迅速地翻开词典,对照着认真写下了这么一行字。

“La llama de la esperanza es inmortal.”

————————————————

阅读感谢!

*Viva la vida,西语,意为生命万岁

*La llama de la esperanza es inmortal,西语,意为希望之火不灭

(感谢谷歌翻译)

说实话我感觉本章力度不够,我的很多想法都没能表达出来,表达出来的都很粗糙。

一开始就没想过所谓的外语要使用什么语言,但突然想起在哪儿见过什么什么la什么什么生命的词组,就去搜了一下,发现跟主题还蛮契合就用了(我没听过Coldplay的同名歌曲)。

一开始就是想写年上,然而年龄差不能设置得过大只好减缩到两岁,就当心理年上吧,阿门。床上打架自己意会一下

希望有觉得哪里奇怪的朋友能告知我一下,我需要建议1551

评论 ( 1 )
热度 ( 51 )
  1. 铺梦不败逐梦不息姜汁炖大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弹丸没粮网络联盟
    今天就让我来转载!(×)
  2. 姜汁炖大陆姜汁炖大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unk time
    The forth chapter

© 姜汁炖大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