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写三流段子的段子手_(:3」∠❀)_
深夜鸡汤哲学人士,墙头千千万慎fo
热爱小众冷门梗 ,脑洞清奇
激情回狛日坑 !
种树不专业人士
互攻万岁!
可逆不拆。

对diss杂食和对家的过激洁癖过敏!
到我面前撒泼我就跟你掰投👌

该博客狛日only,其他皆友情向
梦想是跟大家唠个five coin的
圈名陆衾,叫阿陆就好
我想变得更好!
头像@Lance,背景图@旗子_茶 ,
网页版logo图@雾隐明月。
绑画是喻佑,佑哥画画超好看!
除网盟外请不要转载><
(我真没想到我也有说出这话的一天)
高冷优雅的狛枝厨,热衷强强
在填坑
只撩骚,不开车
扩列戳私聊~
Viva la vida.

【弹丸论破同人】详写的移植

详写了正片略写的剧情。
可能有点虐?
狛盾NO。
—————————————————————
/移植
   “唔噗…唔噗噗噗…”
    江之岛盾子看着胸前的冈格尼尔之枪,挤出了这样充满喜悦和绝望的笑声。
    然后她就倒在了地上,嘴角遗留着对绝望的满足的笑。
    四周一片寂静,苗木他们已经离开,这所学园如同低人气的鬼屋一般,充满了讽刺意味的诡异。
   “啊啊,死成这个样子真是难看啊——不过跟绝望的死法果然很搭。”
    鬼屋的客人来了。
    他看着江之岛的尸体,不知是开心还是无奈地自言自语着:“那么现在应该怎么办呢…绝望残党马上会过来的吧。”
    “该拿你怎么办呢…”他突然开始对尸体说话,“我最憎恨并深爱的你啊。无法把你带走的话,让你的尸体残缺也是没问题的吧。反正你也会因此感到绝望的吧——虽然你应该已经猜到自己死后的情景了。”
    他俯在尸体身边,继续柔声说道:“呐…你死后去到的地方一定也会因你充满绝望吧?真不知道该是怎样一个美好的世界呢?”
   “我想在那个世界你一定会非常开心吧?超高校级的绝望。如果是你的话一定能够把那里弄得更加乱七八糟的——毕竟你可是超高校级的绝望啊?”他几乎贴到了尸体的耳边,如果其他人能够看到这一幕的话一定会认为这是他在对自己的死去的伴侣说着亲昵的情话,说不定还要挂上两滴泪珠感叹世事难料。
    可惜事实完全不是这样,他在说完这些不知所云的话以后就随手拔出了一把冈格尼尔之枪,把江之岛盾子的左手缓慢细致地切了下来。血开始大片流出,把他的外套和裤子都染湿了,他却毫不在意,反而挂出了癫狂的笑容。
   “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即使是绝望死后也只能这么狼狈么?”他大声嘲讽着江之岛盾子,手下的动作居然也没停下,“果然也只配是绝望吧?终究会被希望击败的东西啊,令人作呕!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几乎陷入了疯狂的状态,在将尸体的手完整切下后他斜着眼看着江之岛的尸体,掐着嗓子模仿着江之岛平时的语气跟自己对话着:“你好?你好啊。超高校级的绝望。再见咯。再见咯?”
    在说完这些依旧莫名其妙的话之后他就离开了希望之峰学园,回到了自己随时可能被袭击的家,钻进了看似安全的地下室。
    “哎呀哎呀,下一步该怎么办呢?”他像是很无助似的说道,然而这样说的同时已经拿起了刀刃极薄的菜刀,向自己的手臂切去。
   “啧…还挺疼的。”他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血流如注的切口,用右手拿起江之岛的手臂,将二者缺口对比了一下,有些不满似的皱眉:“果然是女生吧,手腕是要比我细一些…不过没关系了,反正也不会再使用了。啊啊针线,针线在哪里啊。”
    他嘟囔着,开始翻找自己的小小地下室的安放得整整齐齐的为数不多的带有生活味道的东西。
    他拿出了针线,笑着点了点头。
    然后他非常艰难地穿针引线,仅使用右手完成了移植的过程。过程中他一声不吭,只是死死盯着正在缝补中的缺口。移植完毕他脸色发白,几乎要昏过去——没打麻醉的正常结果——不过他也不会就是了。即使如此他仍然在笑,看着针脚紧密的切口绽出了无比灿烂的、像是一朵向阳花的笑容,这样说道:
   “这样的话…就可以跟绝望密不可分了吧?”
—————————————————————
自言自语是想体现出狛枝彻底绝望后的疯狂…然而疯完了已经ooc了_(:з」∠)_

评论
热度 ( 8 )

© 姜汁炖大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