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写三流段子的段子手_(:3」∠❀)_
深夜鸡汤哲学人士,墙头千千万慎fo
热爱小众冷门梗 ,脑洞清奇
激情回狛日坑 !
种树不专业人士
互攻万岁!
可逆不拆。

对diss杂食和对家的过激洁癖过敏!
到我面前撒泼我就跟你掰投👌

该博客狛日only,其他皆友情向
梦想是跟大家唠个five coin的
圈名陆衾,叫阿陆就好
我想变得更好!
头像@Lance,背景图@旗子_茶 ,
网页版logo图@雾隐明月。
绑画是喻佑,佑哥画画超好看!
除网盟外请不要转载><
(我真没想到我也有说出这话的一天)
高冷优雅的狛枝厨,热衷强强
在填坑
只撩骚,不开车
扩列戳私聊~
Viva la vida.

【弹丸论破同人段子】【狛日】关于幼枝和幼创的初次相遇

场景借用了《梦幻花》开头的牵牛花集市w
按包梗来自奇果天使@KIOuOKO  的人鱼paro。快去看!!我不会艾特啦qwq
对幼枝的理解是腹黑但是非常天真单纯,对幼创的理解是恋母【?】不知道怎么形容。
如果有人能指出我的不足那是极好的!ooc注意!
——————————————————————————————
        夏天,牵牛花集市。
        一个看上去相当兴奋的有着白色棉花糖发型的小男孩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不停乱窜,口中还不时发出赞叹:
         “这花开得好大!颜色也非常艳丽!”
         “形状真是古怪啊……果然是快要枯萎了吧?不过也有值得欣赏之处。”
         “花盆好特别!”
         诸如此类听起来装腔作势努力向评论家靠的赞美从这个看起来不足六岁的男孩口中说出来,对他的行为只能词穷到用可爱来形容。男孩的父母已经收到了无数人大同小异的赞美。
        突然他钻进了某家门前最为热闹的人群中,在费尽心思看到了花盆中的植物后大呼小叫起来:“哇啊——!是复色牵牛啊!爸妈!这边!太少见了啊!”狛枝一边语无伦次地夸耀着自己发现的名贵品种一边相当不舍得移开眼睛似的死死盯着牵牛花一边向着后方挥手,喊了好一会儿也不见父母回应之后他有些着急地一扭头——
         咚!
        “疼疼疼疼……咝……好疼!”狛枝抱着脑袋蹲下来,眼角冒出了眼泪。
        旁边那个同样抱着脑袋的与他年纪相仿的男孩让这阵势给吓到了,连声说着抱歉,同时还很不好意思地给狛枝擦了擦眼泪。
        闻声赶来的狛枝的母亲见这场景大概明白了一切,忍不住笑了起来。她捞起狛枝的手让他站起来:“没事的小朋友,他只是天生怕疼而已,你看,撞一下脑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对不对?也不是因为软弱而哭泣,那个是因为疼痛过度冒出来的眼泪。”
        男孩松口气的同时还有点吃惊,心说睫毛这么长眼睛这么大头发这么软居然是男孩子吗?亏我给他弄了一身鼻涕。
        一边男孩的母亲也非常吃惊:“先代我们家小创给您道个歉……那个,您家这位是男孩子吗?”
         狛枝的母亲笑道:“是呀。近期就打算带他去理发的。”
         “天呐!这么可爱!”日向的母亲蹲下来摸了摸他的头,一副把自家儿子忘到九霄云外的表情。“发型就像一颗棉花糖,真想咬。”
         “不能吃。”狛枝继续捂起了头。
         “如果我们家小创能有这么可爱就好了!”日向的母亲明显乐在其中。
         “哪里哪里,阁下的儿子也非常可爱呢。”
         “不不,他反而很会捣乱。”
         日向看着他自贬儿子的母亲有点不开心,学着母亲的样子摸了摸狛枝的头,然后找准痛处使劲按了下去。
         “噫——疼啊!你刚才没听到我说的话吗?还是没听清我妈妈说的话?”狛枝相当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吐出了这几句带着刺的话。
        日向有点被他吓到。这货果然是个男孩子,日向想着朝他伸出了手:“那个,对于刚才的事情非常抱歉……我是日向创。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吗?”
        狛枝有点不明所以,但仍伸出从刚才开始一直抱着脑袋的手:“当然可以……我是狛枝凪斗。”
        日向咧嘴一笑:“以后还请多指教!”
        “嗯……?虽然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见面……请多指教。”狛枝也朝他笑了,眼角还残留着微微发亮的泪滴。
         日向呆滞地抓了抓聊的正欢的母亲的衣袖:“妈妈……”
         “嗯?”
         “我看到了天使。”
——————————————————————————————
这个作为枝厨最后一句话其实是我想说的【躺倒
语句混乱,阅读感谢。

评论
热度 ( 39 )

© 姜汁炖大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