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写三流段子的段子手_(:3」∠❀)_
深夜鸡汤哲学人士,墙头千千万慎fo
热爱小众冷门梗 ,脑洞清奇
激情回狛日坑 !
种树不专业人士
互攻万岁!
可逆不拆。

对diss杂食和对家的过激洁癖过敏!
到我面前撒泼我就跟你掰投👌

该博客狛日only,其他皆友情向
梦想是跟大家唠个five coin的
圈名陆衾,叫阿陆就好
我想变得更好!
头像@Lance,背景图@旗子_茶 ,
网页版logo图@雾隐明月。
绑画是喻佑,佑哥画画超好看!
除网盟外请不要转载><
(我真没想到我也有说出这话的一天)
高冷优雅的狛枝厨,热衷强强
在填坑
只撩骚,不开车
扩列戳私聊~
Viva la vida.

【狛日】Steamer 5

更……更新了,本章回忆杀,写的是初遇,努力填设定中

故事进行到一半了,好开心!!!我没坑哈哈哈!

Steamer[1] [2] [3] [4]

蒸汽朋克au,(相隔两岁的)年上,ooc,机械师狛枝x魔法学徒日向,尽量月更,保证he,预计共十章

——————————————

5

日向摸了摸树干,有点湿,但是不很脏,尚在容忍范围内,于是他把手里的黑面包一叼,解放了的双手搭起凉棚,选了一根看起来很粗壮的树杈,蹭蹭两下就爬了上去。

身心俱疲的中二少年屁股刚沾到树杈子上就狠狠地往树干上靠,仰头看着被树叶层层遮挡的天空,任由阳光零零星星落进他的眼中。在这里,连空气都写满了自由。

太累了,在家呆着太累了。远房亲戚都假惺惺地夸奖他,父母都真情实意地贬低他,尤其在假期,这种状况更是变本加厉,他只好寻见个空当就插上奔向自由的翅膀,冲着外面的世界呼啦啦地飞。这一次怨气格外地大,飞的距离就格外地远,几乎压到了国家的边线上,士兵不时就会过来巡查,倒使这次的“冒险”多了一份惊险刺激的意味。

看够了自由的天空,他低头咬了一口面包,不知道是在发泄情绪还是劣质面包太硬,总之他咀嚼的声音很大,像是怕士兵不知道这里有个可疑人士。吃着吃着他甚至觉得自己精力过剩,背部往树干上撞了几下,有几片早枯的叶因此落了下来。最后撞的那一下日向突然感觉有个什么东西硌着他,登时停下了动作,僵硬着回手一抓,拿到眼前一看,发现是只独角仙。

“吓死我了,”他嘀咕了一句,“我还以为是什么毒虫。”

“虫”字还没落地,他就听到远远传来的巨大声响,整个林子都戒备了起来。

四面八方都有士兵齐整又忙乱的脚步声,中二少年上下左右看了一圈,发现天上突然出现了个庞然大物,而且马上就要坠落下来。他感到此地不宜久留,果断从树上跳了下来就往回冲。

他的运气不错,跑的这一路上都没碰见士兵,只是那声音仍然萦绕在他耳边,让他的烦躁加了个平方,于是他扭头打算看清那东西的模样。那东西影影绰绰的,像个巨大的怪鸟,日向不能准确判断出这是什么东西,不过倒是能猜到跟蒸汽机有关——怪鸟身周的大团蒸汽将身份表征得很明显。看着这幅宏大的景象,日向竟然在烦躁里生出了一种神圣感。

就好像这铁皮鸟的降生为这个世界带来了新的时代。

眼看着怪鸟越变越大,日向却始终没回过神,几百米的距离一下缩减到几十米,又变成了几米,怪鸟扑腾起的飞尘和蒸汽团交融在一起,糊了他一身一脸。

怪鸟在距他堪堪几厘米处才停稳,他才看清机器表面布满的螺丝钉眼前就一亮,紧接着就听到有个声音怒道:“傻小子,不知道给交通工具让让吗?就这么信任我这种人的技术吗?”

日向被吓得一激灵,抬头和一个高他好几个头的脏兮兮的人对视:“……”

刚刚像中邪了一样怎么也挪不开眼睛别说腿了这种话日向当然不可能说出来,教养让他下意识地鞠躬道歉:“先生抱歉,之后我会主动避开大鸟的……”

“……大鸟?”那人愣了愣,“啊哈,这不是鸟。小朋友没常识也要有个限度吧?”他下了楼梯,径直走到日向面前,逼得后者不得不后退两步,敲敲铁皮鸟的表面,“咣咣——听见了吗?这是铁,不是羽毛,不是血肉。这个东西是飞艇。”

这人的气场有点儿强大,日向骨子里的自卑忽然就发作了:“那个,我……我没见过飞艇。”

那人挑了挑眉毛,也没再就着这个话题往下说,把他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笑了:“要上来洗把脸么?东西挺全的,就是地方不大。”

按理说陌生人的邀约怎么也不该答应,但是在这关键时候身体的反应却比脑子要快,他还没张嘴拒绝就先行点了头,弄得那个“不”只发了半截儿音就委委屈屈地下了肚,差点儿没把日向噎着。

那人没怎么在意,一把捞起了日向的手,牵着小朋友似的把他带进了飞艇里,把他推到了卫生间就踏着工装靴离开了。独自站在卫生间里的日向这才觉出了点害怕,迅速把耳钉摘了就开始仔仔细细地洗脸,争取在怪人回来找他之前把自己整得看起来人模人样些,好尽快脱身。

只是打了肥皂洗脸又洗手之后还不见人归来,日向只好试探着往里边走,一边走一边问道:“先生?叨扰了,我该回去了。”

又喊了几声还是没人回应,日向就说道:“我先告辞了。”然后就往门外走。他现在只想离开这个地方,完全忘了自己过来的初衷。

可当他走到门口时,那位先生的声音就由远及近地追过来了:“稍等。”

“?”日向没忍住转了头,于是只穿了件浴衣的人影就撞进了他眼里。

刚刚他们两人都沾了一身的尘土,那人的脸上衣服上还有油渍,脏得几乎看不出本来的模样;现在他把原貌洗了出来,和刚刚展露出来的面孔判若两人。脸上的道道被擦得干干净净,高鼻梁长眼睛结合在一起有一种特殊的美感;油味儿换成了薄荷的味道,大概是薄荷味的洗浴液;本来乱蓬蓬的头发湿哒哒的,软软地垂到了肩膀上。那人镇定地擦了擦头发上滴下来的水,看着又愣住了的日向,说道:“我的名字是狛枝凪斗,请多指教。”

日向定了定神,道:“我是日向创,请多指教。”

心里疯狂吐槽着长得这么好看可为什么不好好穿衣服……而后又欲盖弥彰地上下扫了狛枝几眼,说:“怎么了吗?我是时候回家了。”

狛枝说:“我这种垃圾刚才吓到日向君了吧?想向你赔礼道歉。”

日向说:“那个,其实没有……狛枝先生大可不必这么在意。”

“日向君就这么不信任我吗?也难怪,我这样古怪也就罢了,还是个来路不明的人。”狛枝叹了口气。

对话有点进行不下去,半钟头之前才问他“就这么信任我吗”的人现在问他“就这么不信任我吗”,日向觉得狛枝的脑回路一般人理解不了。

狛枝看他不回应,折中道:“要么,我把日向君送回家吧。”

话已至此,日向也很难再说出拒绝的话,于是他点头道:“那就……再打扰一阵了。”

狛枝这才重新笑起来,领着他走进了飞艇。

按理说这铁皮鸟里头的空间应该挺大,只是这地方是个工作间,各种器械堆得乱七八糟,大概是还没来得及收拾,因此显得逼仄不少。头顶上的大灯源源不断地发射着暖黄色的光线,两壁呈棕褐色,也不知道是被锅炉烤的还是这就是本色,上面拧满了各式各样的螺母,有的地方甚至没加上盖,能看见裸露在外的飞速转动着的齿轮。空气中充斥着机械养护油的味道,但并不太刺鼻,只是闻着让人有点头晕。工作间的尽头有一扇大铁门,铁门在身后关上后日向就觉得头晕减轻了,机器运转的声音也变小了,从此判断出铁门的作用约是隔音和隔味。狛枝边走边说:“日向君没见过飞艇的话,可以去我的‘阳台’一坐,我想你应该会喜欢那儿。不过在此之前要经过一段比较长的走廊,希望日向君不会感到害怕。”

日向说:“这倒不会,我本身就是一个魔法学徒,神神鬼鬼的东西我大概还算在行。魔法界里有句俗语, ‘要用魔法来打败魔法’,我的能力尚能自保,请不用担心。”

狛枝惊奇地扭头看了一眼明显想太多的日向,后者回报以疑惑的目光。“怎么了吗?”日向有点怯场了,“虽然我并不是什么天赋异禀的家伙……要么我给你变一个?”

狛枝使劲儿忍着没笑出声:“好啊,有做饭用的魔咒吗?我在烹饪这方面实在不大擅长。”

日向琢磨了一下,有点惭愧:“有倒是有,不过不够完善,只能打个火洗个菜,详细的做不到。以、以后做出来了会给你试试的。”

“啊哈哈哈哈,劳日向君费神了。”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了走廊的尽头,狛枝把门开开,邀日向进了“阳台”,请他在沙发上坐下以后接着说,“不用这么麻烦,点火洗菜也足够了。”

日向刚要出声,被狛枝制止了,狛枝笑着说:“先看风景。”语毕开了后门,风和树叶迅速席卷进来,差点迷了日向的眼。他勉强睁眼,就见底下那一大片郁郁葱葱的林子簌簌地随风摆动着,煞是好看。远处的屋子不少,但从这个视角看去不大连贯,只能看见缓缓地有炊烟飘起,边陲小城的景象尽收眼底。

看够了以后他们谈了会儿天,日向说的都是些无关痛痒的东西,比如学习一类;狛枝则说起了一路上的见闻,听得日向一愣一愣的,隐隐有些羡慕,除去此人三句话不离“希望”“幸运”一类词以外,这段对他而言几乎是天外奇谈的言论让他对狛枝产生了极强的好感。

从对话里日向得知狛枝刚从其他国家贸易归来,途中不慎刮擦到了几只鸟,这才不得不迫降。而边疆士兵们在看清飞艇上贴着的大号通行签证时就解散巡逻去了。他将在此处呆上几天补充生活物资,然后就再次踏上漂泊旅途。

“这个时代是蒸汽机的时代,”狛枝说,“蒸汽机就是希望,而我热爱希望。现在我勉强精通这门技艺,如果有一天能将它的光辉绽放到最大……我就是那颗最要紧的垫脚石。”

日向挺羡慕的,在这个落后的小城里,全城的希望就是显得土了吧唧的魔法:“那……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希望的垫脚石吗?”

狛枝大笑:“当然可以。”

听到狛枝的笑声日向有点不好意思,硬着头皮继续问道:“魔法也可以帮忙把希望撑起来吗?”

白发少年敛了笑容,说:“就连我这样不行的人也可以成为所谓的垫脚石,魔法学徒又有什么不行呢?何况你我都知道魔法和蒸汽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魔法本来也是希望那样的存在啊,日向君一定也热爱着魔法吧?”

日向不敢说不,因为魔法学习确实很有意思。他始终抗拒着学习,主要是因为在他平淡的生活里,除了反抗被按着脑袋学习魔法,就没什么人关心他的想法了。于是他轻轻地点了一下头,没有说话。狛枝看了他的样子闪过一丝不快,但看着日向沉思的模样,把话咽了回去,不再看他也不再开口,两厢静默。

在离小城还有百来米的时候日向就要狛枝停下了,后者有点疑惑,但没问出口,顺着日向的意思把飞艇停了下来。向狛枝道过谢以后他试探着问道:“在你离开之前……我还可以过来找你吗?”

狛枝惯常挂着一副似乎刻进了皮肉里的笑:“是日向君的话,随时欢迎。”

闻言日向终于展开了笑容,挥挥手道别过后就跑进了城里。狛枝背对着逐渐西沉的太阳,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的背影。

日向在奔跑的时候看到自己拖得越来越长的影子才惊觉距离他跑出家门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顿时心下更加慌乱,两脚生风地冲了一路,黄尘都要被他扬起。好不容易跑到了家门口,看见下人正站在门口,脸上写满了焦急。看见日向,下人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弯下腰皱着眉头说道:“你跑去哪儿了?先生和夫人快要被你吓死了!”

本来他就有点惭愧,听了这话自己也有点后怕:“以后不会再一声不响地就跑出去了。”

下人这才没有继续说下去,眉头舒展了一点,说:“快进去洗手吃饭吧,别饿着了。”

日向应了一声,进屋里去了。

刚推开门日向就被母亲一把搂进了怀里,听着她带了点哭腔的声音说道:“你这孩子也太不让人省心了!”然后又把他从自己怀里摘出来,“怎么一身脏兮兮的?你去泥坑里打滚了吗?去换身衣服,这样子也太不像话了。”

他顺从地点点头,却被父亲叫住了:“创,等等。你身上怎么有股油味?你是不是靠近过蒸汽机?”

这话让日向瞬间掉进了一个大冰窟,支支吾吾地说道:“没有,就是回来的时候可能剐蹭了一下谁家的马车轮轴吧……我先回房间换衣服。”

父亲有些怀疑,在他背后说道:“别碰那东西,就是那东西让魔法变得廉价的。即使发明它的是你被推上魔法神座的先辈也不行。”

日向顿了顿,不再说话,径自回了房间。

此后几天日向偶尔会见到狛枝抱着诸如食物一类的生活必需品来回跑着,有几次旁人想要帮忙都被他笑着拒绝了。日向瞅准机会,跟父母打过招呼以后就上去搬东西。父母不知道狛枝的生计,以为只是路过此地的旅人,也就随他去了。狛枝在看到冲过来的日向时有点意外,笑了笑没有拒绝,分了点儿面包棍让他抱着。

就这样过了几天之后他们两人几乎是无话不谈了,狛枝会在上了飞艇以后请他喝杯水权当犒劳,日向虽然不敢久留,但喝杯水的时间还是有的,噙着一口水就把飞艇参观了个遍,还注意着没再让自己沾上油味儿。

终于到了离别的时间,日向眼巴巴地看着整装待发的狛枝,感觉有点残念:“狛枝要去哪儿?”

狛枝理了理自己的T恤,顺手呼噜了一下比他矮个头的日向的脑袋:“去南边。”

“南边?夏城吗?”

“还要再往南,也许就不在这个国家了。”

“那,”日向感觉有点儿紧张,磕巴了一下,“以后还能再见面吗?”

大概是第一次被人问这样的问题,没根的浮萍似的狛枝露出了一点惊讶的神色:“我这样的人也会被期待吗?”

狛枝讲话真的很容易冷场。日向想,然后说:“我觉得你很有趣,想……想和你成为朋友。”

“朋友这个词对我来说太贵重了,”狛枝摸了摸下巴,“不过是日向君的话……也许确实是朋友吧。那么我们做个约定如何?日向君明年就要上高中了吧,届时我会在首都等你。”

日向的心先是一扬再是一沉,首都的高中有多难考没有人不清楚,就算是“廉价”的魔法学院也一样。不过为了能够再次见到狛枝,也为了能够离开这个跟不上时代进程的小城,日向没有拒绝:“那就约好了。”

“约好了。”

两人伸出拳头碰了一下,看着对方的脸笑了起来。

——————————————

阅读感谢!

能看出来在说什么就好了(虚

如果有问题/建议欢迎提出!我真的很菜😢

评论 ( 3 )
热度 ( 44 )
  1. 姜汁炖大陆姜汁炖大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unk time
    The fifth chapter
  2. 铺梦不败逐梦不息姜汁炖大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弹丸没粮网络联盟
    为陆自豪

© 姜汁炖大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