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写三流段子的段子手_(:3」∠❀)_
深夜鸡汤哲学人士,墙头千千万慎fo
热爱小众冷门梗 ,脑洞清奇
激情回狛日坑 !
种树不专业人士
互攻万岁!
可逆不拆。

对diss杂食和对家的过激洁癖过敏!
到我面前撒泼我就跟你掰投👌

该博客狛日only,其他皆友情向
梦想是跟大家唠个five coin的
圈名陆衾,叫阿陆就好
我想变得更好!
头像@Lance,背景图@旗子_茶 ,
网页版logo图@雾隐明月。
绑画是喻佑,佑哥画画超好看!
除网盟外请不要转载><
(我真没想到我也有说出这话的一天)
高冷优雅的狛枝厨,热衷强强
在填坑
只撩骚,不开车
扩列戳私聊~
Viva la vida.

【狛日】白首

一个段子,讲的是是第一次走到白头()
 @狛日专属粮仓 交卷(?)
灵感自“霜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并瓦《好梦如旧》)
照旧脑洞清奇,极度我流,ooc,没头没尾
ok?

——————————————
首都的天气总是变化多端,云卷云舒间根本猜不出其变脸的规律,相当令人头大。

譬如今天,进咖啡馆时明明还挺晴朗,但在狛枝凪斗抓着日向的手去前台付钱的时候天空就开始飘下白色的小颗粒。他俩没在意,拉开门时门铃叮铃一声,两人站在屋檐下,眼睁睁看着十二月初漫天飞舞的雪花染白了大地。

狛枝、日向:“……”

就跟天公跟他们闹着玩儿似的。

他俩同时转身推门走进咖啡馆,感受了一下扑面而来的暖气后狛枝开口道:“日向君……”

“我好像没有钱了。”

日向没吱声,把自己裤兜的边边角角摸了一遍之后脸色变了,凑到狛枝耳边很小声地说:“我也是。”

狛枝把目光对上日向的眼睛,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于是在咖啡店打工的服务生就见证了一对大约是恋人的大学生付钱出门回来又出门的全过程,无来由地觉得他们有些可爱。至于咖啡店里的其他人——他们正忙着自己手上的事情,或者聊天或者打字,没人注意到这小小的插曲,顶多听见了门铃叮铃的声音。

狛枝替日向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又拉了拉毛衣的高领,皱着眉笑了笑:“咱俩可真是不走运。”

日向也笑:“跟你在一起之后都已经习惯了……不如说这样才是正常现象吧。话说这是我们交往以来的第一个冬天对吗?”

“如果一月份不算冬天的话,”狛枝故作严肃地说,“是,预备学科。”

日向似乎早就习惯了狛枝的损人方式,没怎么在意:“我们现在离开吗?”

“嗯——没记错的话日向君晚上还有课吧?这雪看起来太大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日向君一般不都是洗过澡才去上课吗?”

“啊,倒也是。话说回来我们两个大男人有什么好担心的啊……走吧,万一托你的福越下越大了就不好办了,我可不想围巾里都是冰碴子。”

说着两人就走向了白茫茫大地,和着肆意翻飞的雪花。服务生拿着伞隔着门看着他们走远,觉得自己要真是把伞借出去了才是打扰了他们。

雪实在是大。尽管两人的衣服都裹得相当厚实,仍是转瞬就被雪花淹没了,即使掸掉了也很快被再度缠上。最后他们干脆不再搭理,只是牵着手凑得很近。日向把脖子上的围巾解了一半,分出一半给狛枝带上,在狛枝略略低头的时候一眼看到了他的发旋:“狛枝的头发颜色真特别啊,是白色来着。”

狛枝自己把围巾整理熨帖了,笑着胡撸了一把日向的头发,把带着黑色手套的手伸出去给后者看:“日向君的头发现在也白了。”

“这算什么……又不是天然的发色。”

“四舍五入就是一起白了头发啦。”狛枝眼睛都弯了,也不知是笑的还是让风吹的,“多好。”
————————————————
感谢阅读!

评论 ( 6 )
热度 ( 73 )
  1. 姜汁炖大陆姜汁炖大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弹丸没粮网络联盟
    糊陆卷花

© 姜汁炖大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