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写三流段子的段子手_(:3」∠❀)_
深夜鸡汤哲学人士,墙头千千万慎fo
热爱小众冷门梗 ,脑洞清奇
激情回狛日坑 !
种树不专业人士
互攻万岁!
可逆不拆。

对diss杂食和对家的过激洁癖过敏!
到我面前撒泼我就跟你掰投👌

该博客狛日only,其他皆友情向
梦想是跟大家唠个five coin的
圈名陆衾,叫阿陆就好
我想变得更好!
头像@Lance,背景图@旗子_茶 ,
网页版logo图@雾隐明月。
绑画是喻佑,佑哥画画超好看!
除网盟外请不要转载><
(我真没想到我也有说出这话的一天)
高冷优雅的狛枝厨,热衷强强
在填坑
只撩骚,不开车
扩列戳私聊~
Viva la vida.

[狛日]各种paro小段子问卷with陆

抓沾玩了这个表格!是国庆假期无聊的产物!(你还有脸说)
都是段子,写段子真好玩(被揍)亲一大口沾

阿沾:

受到  @公子陆阿陆  的激情邀请!做了可爱的狛日问卷!在这里能看到各种可爱的paro!什么服务生国王骑士猫咪狱警神父牛郎……←最后好像没有诶(ntm),总之是各种可爱的世界下的狛日!


终于产粮了,理直气壮捂住不疼的良心


 


1.新来的服务生和老主顾


 


【陆:新来服务生创、老主顾枝】


 


酒吧里照旧热闹,在舞台右上方挂着的球状彩灯不停地闪着,变幻的光影看起来甚至还有点风骚。


尽管有了心理准备,但日向仍是不大适应这样的氛围,只好用巾布不断地擦拭着酒杯,偶尔接过调酒师递来的五颜六色的酒再递给顾客。他不易察觉地深呼吸,用笔认真记下顾客需求再传达过去,容易些的譬如指定浓度的白兰地朗姆酒之类倒可以自己动手,只是日向平时不太来这种场合,有几次酒斟得太满被老板说了几句,也就不怎么上手了,观察居多。


“老规矩。”有人大剌剌地往日向前面一坐,没再多说什么,只是托着下巴,不知道看着什么发呆。


日向:???


“啊啊,新来的吗?”白发青年夸张地叹气,“蠢笨成这个样子,真是令人绝望啊……”


日向觉得自己心里犯的嘀咕快差写在脸上了:这人在说什么东西?


而且说着说着他自己还笑了起来,压着声音说:“还真想看看接下来的剧情走向呢……嗯?”


嗯什么嗯?!


调酒师递来酒杯时那个被叫做狛枝的人冲日向挤眉弄眼了一番,从吸管里咬出一张纸:“这里可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平和噢。”


 


【沾:新来服务生狛枝、老主顾日向】


 


是没见过的面孔,应该是新来的服务生吧。


 


日向端起咖啡,眼角却忍不住偷偷打量对方:相隔一张桌子的位置,白发青年正笑笑眯眯地为客人点单。量产的员工服穿在他身上异常合身,就像是贴身定制的款式,无论是腰线还是领口都完美勾勒出身材。


 


那桌的几个女生看来也是同样的想法,借着点单的机会趁机展开话题,大有套出手机号的趋势。日向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气,看对方被缠着还是态度温和的模样,就有一股酸溜溜的感觉。大概是盯得时间久了,那人转过头来。日向心虚地移开视线,“咕嘟咕嘟”地喝咖啡掩饰。


 


白发的服务生忍不住弯起嘴角。


 


诶,原来他就是店长说的那位……每次都只点煎蛋和咖啡作为早餐,一定会在7点准时出现的日向先生?


 


 


2.狱警和犯人


 


【陆:狱警枝、犯人创】


 


狛枝凪斗百无聊赖光明正大地玩着手铐,似有若无地向黑洞洞的牢狱里看了一眼。


今天才押送过来的犯人和平时的都不同,明明都剃着短短的寸头,他的气质却格外突出,阴郁中,居然还带着平静。


听说这家伙曾经凭一己之力把整个世界都弄得乌七八糟的,而且还跟女牢那边那个自称超高校级的绝望的叫江之岛盾子的女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什么利用与被利用啦,什么并肩作战到针锋相对啦……总之复杂得很。


可是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崇拜的可从来不是这样的人。狛枝的思绪到此为止,收好了手铐,再度挺直腰杆,面无表情地开始履行看守的职务。


 


【沾:狱警日向、犯人狛枝】


 


“早上好,日向君,能不能陪我说说话啊?单人监狱真的好无聊啊……”穿着单薄囚犯服的人姿态随意地靠在栏杆上,手臂放在屈起的膝盖上,灰绿色的眼漾着一抹笑意,从径直走过的人身上划过,“唉,果然不理我吗……”


 


最大特征的呆毛被帽子遮挡,棕发的狱警沉默地走过,绑在腰后的警棍纹丝不动。白发的犯人伸手拭去落在肩头的小虫——潮湿恶劣的环境下,即使是卫生状况相对姣好的单人监狱,也会有各种虫类“定时拜访”。


 


“不过我这种人怎么样都好啦,还是来说说日向君的事情吧?呐,日向君是为什么会成为实习狱警的啊?我记得——”


 


就在他以为对方会无视到底的时候,棕发的狱警毫无预兆地回过头,恰好捕捉到狛枝来不及掩盖的微讶。虽然面容微微扭曲,但看的出日向是在尽力维持冷静,声音里带着微妙的重音,“你就算故意激怒我也没用。”


 


坚持不懈作死的狛枝歪了歪头,显得无辜而迷茫,“咦,我好像没有说过激怒的话啊?日向君是不是过度在意了?那个,在这种环境下工作,我觉得要保持开朗的心情会比较好哦?”


 


“为什么我不得不被犯人疏导心理啊。”终于被戳中怒点的狱警快步走到对方面前,动作生疏地抽出警棍,示威般地在铁栏杆上敲了敲,“不是要聊天吗?那先从你自己先开始吧,给我老实交代罪行!”


 


 


3.骑士和国王


 


【陆:骑士日向、国王枝】


(我也不了解,都是瞎编的,莫打我,谢谢)


典礼结束后,新加冕的国王颇不适应地用手扶了扶脑袋上的皇冠,嘟囔了一句:“可真沉。”


骑士露出了一点笑意:“陛下总会习惯的。”


这两人年岁相仿,阶级却差了十万八千里,日向也不知道自己区区一个骑士是怎么跟年轻的王子玩到一起的,硬要说的话约莫是因为出去狩猎那天自己不知怎的运气爆棚射中了一只鹰吧。


那鹰的毛色非常好,看到这只战利品时狛枝不住赞叹着射手——也就是日向,后者没见过这么大的场面,只好微笑着一一应对。


鹰后来没死,被专人熬成了猎鹰送给了王子,在收到这个礼物时王子的脸上写满了惊奇,问道:“真的是给我的吗?”


被导师撺掇来的日向硬着头皮点点头,后来狛枝再出门狩猎就会叫上日向,关系也随之越来越好。


而今新旧交替,玩伴之间的距离似乎就拉开了。狛枝不再是那个天天忙着学和玩的小王子,成年后本来就越来越难见到他,如今他登基了,自己也忙于军务,见面的机会肯定就越来越少,而相见时,十有八九都在讨论国家大事吧……


狛枝看他发呆,很关切地问道:“怎么了?”


“没事……”日向没敢说是眷恋着从前——狛枝现在可是国王。


“嘛啊、日向君不说我也猜得到哦?”狛枝露出了胸有成竹的笑容,“是觉得我们的关系会因此变淡吧?嗯,我这样的人果然很难让人信任啊。”


“那就让时间和事实来证明吧,日向君。”


“公元1683年6月29日,距离我喜欢上日向君,已经有五年七个月零三天了。”


这话听来是花花公子常用的甜言蜜语,日向却不由得心跳加速、头脑发昏,因为……


他自己,也一直藏着这样不可言说的感情。


 


【沾:骑士狛枝、国王日向】


 


(真心不擅长这个paro,那么瞎编大纲模式on)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民风淳朴的小国家。


 


每一代国王和首席骑士都是青梅竹马,在成长的过程中磨合性格,相互扶持……原本应该是这样的。但这一届王子苗木诚主动放弃,选择成为希望之峰学园的院长,机缘巧合下,国王的位置最后竟然落在隔了不知道多少代表亲日向创的身上。


 


天降大任的日向被皇冠砸晕了,从小没人管,爽惯了的少年一下子被套上重重枷锁,每天苦不堪言,恨不得分心二用。


 


狛枝凪斗这边更有趣。体型瘦弱纤细的他怎么看也不像是被骑士团培养的材料,没错,他隶属圣殿,原本只是跟着祭司的来传教的。前代国王偏好战斗力,信仰薄弱的民众,为求谋生,不得不顺应民风,改行报名骑士选拔。


 


“一切都是为了孕育更伟大的希望”,被导师如此告诫的狛枝凭借着自身的运气和天赋,成功混入骑士团,并在近乎无敌的洗脑演讲下,让一群淳朴的团友都成为教徒,主动推荐他为下一任首席骑士。


 


就这样,被命运安排上的两人以特殊的身份相遇了。


 


 


4.飞船驾驶员和专属导航员


 


【陆:飞船驾驶员创、专属导航员枝】


 


“预备学科你到底会不会开飞船啊!”狛枝死死把住副驾驶座的扶手,“前方五百米是小行星带注意减速看清运行轨道!”


日向也吼:“闭嘴不要说了我会开!这里来过三千四百二十六遍了我知道!话说回来注意看清轨道难道不是你的活儿吗!”


“哈?预备学科竟然知道吗?那刚刚差点撞上太空垃圾的那位难道是我吗?我倒还不如做那个太空垃圾。只有我看轨道的话还不如让那位知名的盲人艺术家来接手你的位置呢!”


“就说了安静点啦我听不清电波了!要是因为这个错过了救援的最佳时机都赖你!”


“你还好意思赖我?”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转弯!”


“知道!”


……


今天救援队貌离神合的最佳拍档也在相互吐槽着,可能这就是打情骂俏吧。


 


【沾:飞船驾驶员狛枝、专属导航员日向】


 


XX年X月X日  晴


 


今天是实习期的第一天,我被分配到XX基地。


 


(这里的字写的非常大,笔迹很用力)难以置信!居然是被分配给自己的飞船驾驶员居然是这种人!现在申请换人还来得及吗!


 


(字很无力,笔迹淡,快要被纸埋没)唉,其实准确来说,我才是被分配给狛枝的专属导航员……


 


(字非常潦草,写字时候速度飞快)啊啊啊,真的不是偏见,但是在见面第一天就忧郁地感叹“唉,AI技术越来越发达了,再过几年说不定我们都会失业也说不定哦……”的性格怎么看都不适合架势飞船吧!真的有通过心理测试吗?没有什么水分吧?


 


(字写的非常小)虽然他好像是目前唯一一个模拟飞行安全返航率100%的人诶……


 


(字又变得狰狞)而且那家伙居然还嘲笑我是来实习的!太奇怪了吧!明明是同龄人,他难道是跳级的天才吗???总之我明天绝对要想办法嘲笑回去!


 


5.恶魔和神父


 


【陆:恶魔创、神父枝】


 


“抓到你了。”看起来相当孱弱的神父用手紧紧缠着缚魔索,“哼……虽然是我这样的垃圾,但是收拾你可也是绰绰有余哦?”


“……”恶魔不说话,只是用红色的眼瞳死死瞪着那位上午还对他讲了情话的人。“原来你是神父,难怪要处心积虑地接近我。”


狛枝这时候还有空微笑:“啊, 知名的神座出流先生嘛,难免我心急。话说回来,恶魔先生竟然这样容易相信一个人,该说是不幸吗?……总之令你绝望的结果是达成了,哈哈。”


“接下来只要杀掉你,就结束了吧?这点上尽管放心,我保证你会毫无痛苦地走的。”


日向不吱声,他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看过的人类的绘本故事。


“一个勇者可以打败无数的龙


而一条龙 却只能被一个勇者打败”


 


(这个绘本故事出自JUSF周存《目的论》的间奏文案,本人大力推荐各位去听)


 


【沾:恶魔狛枝、神父日向】


 


从狭小的玻璃窗口向外探头,视线渐渐明朗。高耸入云的尖塔顶端缀着十字,光辉与他胸口象征救赎与神圣的十字架如出一辙,安静地垂在纯黑的长袍,时而闪烁微光,宛如理智与欲望交锋时泄露的一丝挣扎。


 


“你会为我实现愿望的吧?”


 


为了实现“愿望”而背弃信仰的“迷途之羊”——年轻的神父仰起头,目光微闪,显然夹杂私欲,但却异常坚定。


 


比起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选择将召唤的地点选在更接近苍穹的位置。光线透过彩绘玻璃窗,原本无悲无喜的圣母面容像是含着一抹悲悯,无声地注视着注定无法去往天堂的叛教者。


 


“……明明是神父,却偷偷召唤恶魔,还真是大胆呢。”


 


被召唤出的恶魔轻笑着落下低语,声音慵懒而诱惑。他穿着与身份极端不符的长袍,若不是双角与骨翼锋利可怖,单看他漂亮的容貌,状似无害的气质,以及纯白的长发,说是圣职者也不为过。


 


“那么,说出你的愿望吧。”


 


“……我想要才能。”


 


日向摇了摇头,后知后觉地开始忏悔。他怎么会在一瞬间将恶魔与圣职者联系在一起呢?明明是云泥之别,光是相提并论就违背教义。说到违背教义,为了私欲召唤恶魔的自己早就……


 


“诶……抱歉,因为你的愿望实在是太普通了,我吓了一跳呢……不要露出这种表情啦,虽然是有点失望,但我没有说不行啊?”


 


 


6.拟个动物吧


自由发挥!(嘿嘿嘿,你确定?)


 


【陆】


 


一只长得很漂亮的白色长毛猫被一只手挠着下巴,发出了呼噜呼噜的声音。


这家蛋糕店的顾客十有八九是慕这只猫的名而来的——实在是店家离市区太远,一般人上班上学根本没法路过。这猫是最近推特上特别火的猫,它平时就趴在店门口,要么看着过往行人发呆,要么看着路边树上跳来跳去的麻雀发呆,一点不认生,看起来很有点看破世俗的灵性。


这只毛看起来特别像栗子的麻雀今天已经是第五次飞来这里了,猫喉咙里呼噜呼噜着,眯着眼睛,射出了光。


唔,它看起来好像很美味。


麻雀似乎一点没发现这只猫对它的意图,只是欢快地在树上蹦着,啄啄树干,马上又飞走了。


可恶,那只猫在那儿,自己根本偷不到吃的。麻雀腹诽着,假装不经意地瞥一眼蛋糕店,扑棱着翅膀在空中转圈圈。


夜幕很快就降临了,店主人给了猫几块全麦面包,猫看起来兴趣缺缺,啃了几口就走进店里,趴在冰箱底下开始假寐。麻雀感觉机会到了,小心翼翼地飞到装着食物的碟边,试探着啄了起来。


让你吃,吃胖了飞不动了就可以吃掉你了,猫眯着眼睛看麻雀,心想。


 


【沾】


 


V3才育,黑白熊和莫诺美并存的世界——


 


明明是现实世界,却不知道为何会感染上奇怪病毒的两人。无精打采的黑白熊日向,和意外合适的莫诺美狛枝,成功受到众人的围观。


 


“可恶!你们的脸我都记住了!”日向用毛绒绒的爪子捂住脸,恨不得钻进地里。除了脸没有变化之外,他几乎全身都“黑白熊”化,看起来就像是穿着玩偶服,此时蹲在地上的模样憨态可掬,倒有几分吉祥物的错觉。


 


“不拍下来有点可惜,但按下快门会有负罪感,该怎么办呢……”


 


“咦?日向哥的熊语人家听不懂呢~”西园寺欢快地火上浇油,“小泉姐快点拍吧!难得的机会,我帮你按住日向哥!”


 


“小泉住手啊啊啊啊!”


 


同样被病毒变成布偶的狛枝则淡定地多,丝毫不介意突然多出来的耳朵。全身变成粉白相间的他还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软趴趴的爪子配上动作显得非常可爱,他毫无自觉,认真地发表哲学观点,“唔,我到底算是兔子还是熊呢……”


 


“狛枝君,人家是兔子,所以狛枝君应该也是兔子的啾……”


 


“原来如此,莫诺美老师真是可靠呢。”


 


“人、人家被夸了……好开心的啾!狛枝君是好学生的啾。”


 


“不不,连我这种人都耐心解释的莫诺美老师才……”


 


莫诺美化的狛枝学着也对起了手指,同样是粉白配色的两兔(两熊?)其乐融融相处的场景有种异样的和谐。一旁的日向被西园寺暴力镇压,摆出各种奇怪的姿势仍由小泉拍照,他忍无可忍地发出悲鸣,“狛枝!你别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快给我一起反抗啊!”


 


End


【沾】


最后悄咪咪:


陆的狛日好甜好可爱我大口吃糖被治愈了qwq


私心最喜欢狱警枝那里!


【陆】


沾的狛日才可爱啊啊啊啊啊!写得好长!!短小陆猛虎落泪(不是)想看骑士枝国王创的完整版!!!


导航员日向君好可爱噢!!!

评论
热度 ( 62 )

© 姜汁炖大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