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回看
左顾右盼不自然的暗自喜欢
今年的梦想是get一件黄色长风衣
手机版背景、头像、网页版背景、网页版logo都是@周锐Zee

【狛日】【段子】圣诞夜

大渣好,圣诞快落!

ooc,有1点点恋爱脑,大刀刀刀刀刀,想看小甜饼的请出门左拐

多打点字

以防走过路过的各位

被扎个对穿

还有一点话想说

在文末

————————————

房间很暗,只靠着壁炉里木柴燃烧的火光把环境稍微点亮,圣诞树顶端的金属星星默不作声地反射着火光,使墙壁上多了一点光斑。

有个身形佝偻的老人正抱着个黑色的实木相框坐在摇椅上来回晃,像是在烤火。摇椅的声音吱呀呀地不停响,是他话语的背景乐。

“……又过了一年了。”他很轻、很温柔地说,“日向君,距离你离开我的日子又过了一年了。原谅我确实老了,今天抖着手在纸上算了半天才算明白,这是你离开的第四十年。”

“按理说整十整五的数字应当是要庆祝的,但我始终不想和别人分享这份悲伤。这是只属于你和我的悲伤,我想不应该有其他人干涉——毕竟我们两个一个是对才能渴求得发疯的预备学科,一个是才能并没什么用的超高校级,相似得惊人。”

“说起我那没什么用的才能——在你离开的第二天,似乎幸运女神也兴趣缺缺地离开了,约莫是因为我没有什么亲密的人可以再失去了。这么说来,她倒是悲天悯人,终于连我这样的垃圾也乐意放过了。”

“也不知道此后她将造访谁去。最好是对所有人一视同仁吧;我年岁增长了这么多,自以为不是虚长,至少心境上有些长进,不知道日向君能不能看到。”

“哈,”老人突然笑了一声,吐出一口浊气:“幸运离去后希望也离去了,我本来这样以为。后来才晓得,是希望走了,才把幸运带走的。”

“就这件小事,我想了二十年才想明白。”

“果然是挺没用的。”

“这点上你不能反驳。”

“搞清楚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抱有对感情与我而言实在太难,我几乎花了一辈子的时间才能把感情看通透——是自以为通透也说不定——可惜为时已晚。”

“实在不幸。我想是幸运女神留给我的最后一个恶作剧……是最后一个,我没什么可失去的了。”

“我硬撑着活了这么长,就是要跟她斗到底。”

他又长长地叹气,阖眼道:“不过……我确信我赢了。”

“我本人活得像个bug,但活着本身就是对她的挑衅:你看,即使在那样恶劣的情况下,我也没有放弃这一具承载了‘自我’的躯壳。或许这点在她看来微不足道,我的这点光阴不过是她的弹指一挥罢了;但好在,但好在,我的人生因为你而亮起。”

“你很特别。我无数次对你说这话,第一次听到的时候你一定惊呆了,但在我的重复下,你似乎已经没太在意这句话了。我知道你能感受到我的爱意,但你感受到的,或许只是我使劲儿表达出来的万分之一。我不能——不能很好地表达感性的东西,为此我也很苦恼。”

“你如果还在,一定会苦笑着搂住我,然后说我也很爱你。”

“这个时候,我就会感觉到我的爱更加膨胀起来,那份情感几乎就要撑爆我了,因此我手足无措,于是涕泗横流。请不要为此紧张、担忧……我这样的人不配。”

“曾经我以为希望远在天边,我必须竭尽全力才能逐到一点光辉;后来你答应跟我做朋友的那一天,我在你身上看见了金色的闪光。那时我想,或许我一直以来追逐的东西,其实就近在眼前。”

狛枝端起身边小茶几上放的瓷杯,喝了口水。火烧柴的时候后者会不时发出“劈啪”的声音,他静静地盯着壁炉看了会儿,继续缓缓开口说着。

“所以当我得知你因公殉职的时候,我的世界几近崩塌。那会儿我的大脑罕见地停止了运转,一心只想问你去了哪儿,因为我也想跟着去。”

“好在后来苗木君把我拉住了,说是你肯定不希望我就这么草率地离开这个世界。那应当是我最不敬超高校级的希望的一次:我冰冷地说这只在你还在的条件下成立。”

“再后来——再后来我就被抓去做心理辅导了。陈年的伤疤、新添的伤口,统统被剖开再仔细清理,那可真难捱。如果日向君还在,我一定会好过很多……我时常这么想,但这跟我的遭遇相悖了。”

“那段日子似乎很长,在记忆的影响下夸张化了也说不定,得到解脱后我确乎‘正常’了一些,但日向君……始终是我的意难平。”

难平于没有早些遇见,难平于与我遇见;难平于提前收场,难平于有所开场。

他低头笑了笑,没把这些话说出来。“又没忍住把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都翻了出来……啊哈,请日向君原谅。”

他吻了吻黑木相框。

“天色不早了,那么,圣诞快乐,晚安。”

————————————————

surprise!(被打飞出天际

有和 @迷子yohhh 联动,大概是在明天发布,敬请期待w

一开始好像是打算写粮仓的题目,后来超时了就留着圣诞砍人了(wait

前半段和后半段衔接有点突兀,是因为搁置了很长时间没动笔(。)

实话说这次差不多把个人对狛枝于“情感”方面的的理解透支了,好久没写东西手特别生,嘤嘤嘤。

如果有什么建议或者愿意跟我聊聊天,请给我评论吧!

以上,感谢阅读!

评论 ( 2 )
热度 ( 26 )

© 公子陆阿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