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写三流段子的段子手_(:3」∠❀)_
深夜鸡汤哲学人士,墙头千千万慎fo
热爱小众冷门梗 ,脑洞清奇
激情回狛日坑 !
种树不专业人士
互攻万岁!
可逆不拆。

对diss杂食和对家的过激洁癖过敏!
到我面前撒泼我就跟你掰投👌

该博客狛日only,其他皆友情向
梦想是跟大家唠个five coin的
圈名陆衾,叫阿陆就好
我想变得更好!
头像@Lance,背景图@旗子_茶 ,
网页版logo图@雾隐明月。
绑画是喻佑,佑哥画画超好看!
除网盟外请不要转载><
(我真没想到我也有说出这话的一天)
高冷优雅的狛枝厨,热衷强强
在填坑
只撩骚,不开车
扩列戳私聊~
Viva la vida.

【狛日】Steamer 3

因为最近有点忙所以拖了挺久的……希望我还没有糊(。)本章百分之八百六十五纯糖

Steamer[1]  [2]

 

蒸汽朋克au,(相隔两岁的)年上,ooc,机械师狛枝x魔法学徒日向,尽量月更,保证he

狛枝生日快乐!我这不算刷屏吧(

——————————

3

尽管狛枝在睁眼前就确定自己是已经死了,但睁眼后看到四周那一水儿的白还是让他犹犹豫豫地不敢确定自己确实身处地狱,直到看见身边安静熟睡着的日向后,他才抛开了这码子事一心一意地悲喜交加起来。

他小心翼翼地蹭过去,像对待什么易碎品似的拥住了日向,脸几乎是埋在了日向胸前。两人的距离实在太近,狛枝觉得自己甚至能闻到他衬衫上清爽的肥皂味,感觉到他胸口的起伏和温度,听到专属于他的年轻有力的心跳……等等。

狛枝松了手,猛地一下坐了起来,把食指放到日向的鼻子下,潮潮的气息喷到了食指上,鼻子的主人适时打起了鼾。

狛枝:“……”

怎么越活越回去了。

他看着日向的脸发了会儿呆,用手指在空中描摹了一下那人还算俊朗的五官,嘴角不自觉挂上了一丝笑意。突然有敲门声响起,他马上换上了一副戒备的表情,低着声音道:“谁?”

有个委屈得快哭了的女声说:“对、对不起打扰了!我是罪木蜜柑……”

“……”狛枝觉得她说了一句扔垃圾桶都嫌占地儿的话——谁知道罪木蜜柑是谁?于是又追问了一句:“罪木小姐么?您的身份是什么?”

“呜呜……擅自救助了你和另一位先生非常抱歉!如果很生气的话用小石子扔我也没问题……!但是现在到了吃药的时间哦……?吃药之前发火对胃可不好……啊啊对不起我实在是太啰嗦了!!”

日向让这俩人的对话给惊醒了,又听见了罪木那一串令人云里雾里的独白,忍不住拍了一下狛枝的肩膀,带着刚睡醒的鼻音笑道:“狛枝你怎么刚醒就欺负起女孩子了。”又朝着门口说道:“罪木小姐请进来吧,辛苦你了!”

狛枝刚有点放松的表情再度严肃了起来:“难道说……啊哈,日向君和罪木小姐很熟吗?”

罪木打开门,把放了药的推车推到两人面前,后退一步,畏畏缩缩地低着头,小声辩解道:“不是的……日向先生为了帮我们灭火受了伤,于情于理我们都应该为他提供医疗服务……”

日向喝了口黑乎乎的药,看着狛枝随着罪木的话语而变了百八十次脸,憋笑到内伤。狛枝注意到了他的目光,恢复了平常那种礼貌又疏离的微笑:“啊哈哈哈,对不起,让日向君看我这种人的笑话了……要说起来全都怪你这预备学科吧?没有金刚钻还想揽瓷器活。”

罪木在一旁说道:“日向先生很厉害呢!多亏了他我们这个草台班子才减少了失火造成的损失赔偿……呜啊啊啊我这就离开!请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语毕逃也似的出了门,连推车也没推走。

狛枝慢吞吞地端起了另一碗药,冲日向眯了眯眼睛:“说吧,预备学科英勇救火的故事?”

日向忙把药一饮而尽,把事情完完整整复述了一遍。

他在和狛枝走散后本想往前挤去,可惜人群的肩膀犹如被胶水粘住了一般,他怎么也没法挤出去。跟着人潮走了一会儿后不知是谁推了他一把,他踉踉跄跄地走了几步,眼看就要摔倒的同时忽然灵光一闪,拿出了自己随身带着的魔咒,瞬移到了距离人群稍远的地方,然后倒在了地上。他拍拍身上的灰尘,刚站起来就看到关闭了的大门。

日向顿时就慌了,看着那团火,心说现在没法儿出去,也指望不上别人,牙一咬心一横哆哆嗦嗦地摸出了三张带有水元素的魔咒,舔了舔被火烤干的嘴唇,硬着头皮就念起了咒。

使用这个咒语需要消耗的魔力很大,日向还一口气用了三张,其时整间剧院都被烟雾充满了 ,能见度极低,刚把好不容易团出来的水球扔出去他就失去了知觉。

“后来就有人进来把我带出去了,听说是你告诉他们还有个人在里面,”日向说,“嘛……总之这次还算幸运,来看歌剧之前我的魔力就很充足。”

狛枝脸上的严肃仍然没有消退:“日向君实在是太鲁莽了。预备学科都只能做出这样随便的决定吗?为什么不直接瞬移出来?”

“那张魔咒能承受的最大范围只有五米,我根本……”

“在从地上爬起来以后为什么不直接往门口去?明明很近不是吗?”

“我……”

“你不知道这很危险吗?就这么不把自己卑贱的生命当一回事吗?”

“狛枝……!听我说完,”日向无奈,“我是经过思考才去做的,现在我不也没事吗?倒是你,从那时起昏迷了两天没醒过才更让人担心啊。”

听他这样说狛枝的脸色才稍微缓和一些。“别把自己的烂命不当命。这点作为预备学科才应该最清楚。”至于昏迷两天不醒是自己急火攻心这件事狛枝并没有提,不想承担失去他的不幸也没有提,只是喝了口药,再慢吞吞地把这些话混着药一块儿咽下去。

“东方来的药物苦味也太浓了。”

可惜日向显然没听懂,只是笑着说:“是是是……能走动吗?没什么大碍的话也就不继续打扰他们了,听说还要赶去下一座城市表演。”

狛舒展了一下身体,躺僵了的关节随着他的动作发出了一阵咔咔的响声。他又用力握了握拳,道:“力气还在。又不是瘫痪,我看起来还轮不到预备学科来担心。”

日向自知此次办事确实过于鲁莽,也就不计较狛枝的阴阳怪气,两人沉默地穿上鞋,走出了房门。

他们被安排在了一间小旅馆,由于装修风格特立独行过了头,来此住宿的人并不多,更不要说回头客;又贵看起来又不吉利。常客只有“民间艺术团”一个,原因是这间旅馆才够这一大帮子人住。日向领着狛枝走到了对面房间的门前,抬手叩了叩门,道:“打扰了。”

话音未落就有个中气十足的女声穿透了门板:“小创创不用客气的说!”

在说到“客气”两字时门就被打开了,一股香味裹挟着冷气冲了出来,说话者只把头露出了门外,看起来……有点点诡异。狛枝愣了愣,端详了一会儿,这才意识到这女孩就是曼迪的饰演者,只是看起来性格似乎与角色相去甚远。

日向看起来有些苦恼,大概是对“曼迪”的自来熟不怎么适应:“澪田小姐……我们这几天太打扰你们了,现在我们的基本行动能力都恢复了,回去再找几服配方相同的药吃了就好。”

澪田说:“那药是蜜柑酱从东方的药店淘来的,是用了好几味药混出来的哦!寻常药店找不到的对吧蜜柑酱?”

就听见罪木有点羞涩的笑声从澪田的身后传来:“呼呼呼,是的哦……我们每到一处地方我就会去当地的药店诊所偷偷学习医术,只有这样才能报答救我于水火之中的大家……”

澪田笑得两眼弯弯:“并没有那么厉害啦!举手之劳而已!”

眼看着话题逐渐走歪,日向忙道:“那我们就不多留了,这几天多有叨扰,再次感谢。”说着拉了拉沉默良久的狛枝,示意一起对她们表示感谢。狛枝笑笑:“谢谢你们救了日向君和我……我本人没什么用处,暂时无以为报,日后有什么需要用到的地方我们一定会尽力的。”语毕和日向一起朝她点点头,拉着日向就打算走人。

澪田“哈”了一声,道:“都说了不必客气!要说起来还是小创创先帮的忙啊!话说回来你们俩是情侣来着吧?唯吹这里有一张游乐场的情侣套票就给你们用吧,别看我们这么大一个团连一对内销的情侣都没有,参见唯吹和枫酱写的小兰太郎唱的《有了孩子也不是团成员的》哦!”说着不由分说地把票塞进了日向手里,“拜拜”了一声就把门嘭一下关上了。

跟不上澪田速度的狛枝和日向:“……”

两人面面相觑,狛枝抬手敲起了门,一边敲一边说道:“我这种人并不值得澪田小姐如此费心……当然日向君这样的预备学科也并不值得。”

房门被冷不防地打开了,从里边扔出来一小袋药,又被迅速地关上了。从门里边传来“嗵”的一声,好像是挪动了什么重物,挪动的声音甚至盖过了狛枝的话语,紧接着那东西又“嗵”一下撞在了门板上。澪田的声音穿过门板听起来有点闷闷的,但是压不住她的兴奋情绪:“哼哼哼!想从门缝里塞进来也不行啦!这下拒绝不了了吧!”

……这家旅馆迟早得让她折腾散架。

狛枝叹了口气,拍了拍日向的肩膀,道:“看来是我获得的幸运之一……既然没办法拒绝的话那也就只能接受了。走吧,趁着你假还没放完。”

事到如今再拒绝也显得矫情了,日向想想同意了。最近有个节日,日向所在的抠门学校连着周末一共就给放三天假,刚好卡在呆在家时间太短呆在学校时间太长的尴尬节点上,家人也就让他自己把握去了。眼看明天就要回校继续上课,日向已经看着狛枝躺了两天,确实不舍得放过这个能跟狛枝独处的好机会,稍微犹豫了一会儿就同意了。

游乐场是新兴起没几年的娱乐场所,大人小孩都觉得新鲜,哪怕偌大一个园子里的娱乐设施一个赛一个简陋、门票钱贵得让人咋舌,还是有有钱没地儿花的富人上这里消遣——首都的万恶资本家!

日向低头看了眼手里被称为“情侣套票”的两张花花绿绿的纸片,知道自己是被澪田胡诌出来的新鲜词唬住了,这姑娘分明就是特地买来送他们的,也不知道“民间艺术团”的其它成员对团长这个行为有什么看法,毕竟烧的是所有人来之不易的演出费。狛枝倒是没什么心理负担,让澪田一打岔对日向也生不起气来了,只是看到有两个半自己那么高的“过山车”时有点担忧。

“坐这个会摔下来的,”狛枝用肯定的口气说,“我平时开飞艇载你都提心吊胆的不敢往高了人多了飞,跟这么多人坐一块儿还不知道会摔出多少种姿势……日向君也是见识过我那运气的人了。”

尽管仍然认为迷信运气等于没文化,但是狛枝的一语成谶实在让他印象深刻,没准儿就是这乌鸦嘴给咒出来的……强行无视了信乌鸦嘴也是迷信。他赞同道:“那我们去看看其它的娱乐设施吧。”说罢伸着脖子往远处看了看,有个叫旋转木马的庞大设施看起来似乎很安全,便指着那里道:“去坐旋转木马怎么样?”

狛枝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发现旋转木马不光看起来很安全,还是这破游乐场里难得精致的设施之一,也就没有推辞。两人慢慢往那边踱去,人并不多,约莫是因为现在已经到了中午吃饭的点。且尽管现在已经是仲秋,太阳还是烈得像要把人皮肤晒裂,一般人没事儿不会在这个时间出来转悠。

两个非一般人来到了旋转木马前,立刻就有个老伯凑了上来,笑得露出了俩大门牙:“两位是要玩旋转木马吗?现在这个点没人过来玩,我看你们眼生,是新客吧?老板规定了,可以给新客人优先体验一下项目,就算亏了也没关系。”

这老伯大概做惯了生意,忽悠人的话张口就来,弄得俩人都有点不好意思,最后才半推半就地坐了上去。狛枝摸着被阳光烤得发烫的木马头和头上面用几个六角螺母摞成的“角”,感觉有点新奇。木马开始一上一下地动起来,两人都吓了一跳,但转动的节奏始终轻缓闲适,习惯了以后倒是很治愈人心。只是狛枝的手始终没放开过那可怜的马头,也没有往蒸汽机方向看过一眼,始终直视前方,看起来有点愣。日向觉得有点好玩,狛枝从来没有露出过这样的一面,头回见到居然是在小孩儿玩的娱乐设施上……

结束以后日向来了个帅气的下马姿势,往狛枝那边蹭过去,笑道:“放松点。”

狛枝这才移动了视线,阳光的过度曝光下他整个人白得失真,睫毛的阴影占了脸的三分之一,嘴唇没什么血色,看得日向有点心疼。他刚打算开口说点什么,狛枝就毫无预兆地俯下身,轻轻往日向嘴唇上留下了一个稍纵即逝的吻。这个吻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以至于日向想回味都没什么可咂巴的,干脆一把揪住了狛枝的衣服,再度吻了上去。

但事实上这并不是一个非常美妙的亲吻——只是嘴唇贴着嘴唇,以触感发出“我在这儿”的信号,更像是一个抚慰。

嘴唇分离后日向后知后觉地脸红起来,四处乱瞟试图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但狛枝才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揶揄他的机会:“预备学科还真是欲求不满。”

“……我可没有。”

狛枝翻身下了马,叹了口气道:“趁我不注意的时候还占我便宜……”

日向:“……你先占我便宜的!我只是想表达……我始终在这里。”

“在你身边,在你眼前.....”日向往围住木马的铁栅栏外走去,回头冲狛枝笑了笑,“我不敢想象没有你我会怎么样,但我猜你会觉得‘失去我的不幸’你无法承担。我理解……大概能理解,狛枝你说过的,我和你很像。”

狛枝跟在他后边也走出了栅栏,胡噜了一把日向的头发:“自作多情。”

“……”

“不过,有点希望的样子了。”

秋风呼啦啦地卖力吹着,把日向的斗篷和狛枝的风衣吹得哗啦啦地响,衣料摩擦的背景声下不时有几片红的黄的落叶打着圈儿地从他们身边擦过。此情此景下就连头顶中午的太阳也不怎么烈了似的,两人眼中的发光体只剩下了彼此。

可惜这情到深处的氛围只持续了几秒就被无情打破,先前那个老伯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阴阳怪气地说道:“小年轻的感情就是好哦。”

日向有点尴尬,忙拉着狛枝溜达去了其它娱乐设施,期间两人再没进行过亲密接触,不过……

余光里全是他的身影,呼吸间全是他的气息……

这样也就够了。

————————————

阅读感谢!

圆了我的爱岛旋转木马梦了啊哈哈哈哈!风衣和斗篷请读者意念一下蒸朋风格(

亲吻那部分狛枝的外貌描写是想着前段时间Lillian Gish的gif写的,有兴趣可以在微博上搜一下“Lillian Gish 天赐之颜”

解释一下这篇文的大背景基于维多利亚时代(1851~1901),但是是纯架空,所以不必要太考据史实。参考过的所有作品我会在完结时注明

不会变成全员同性恋的情况,后期如果有副cp可能是左右澪和眼索,不过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还不一定就真有互动,先排个雷

如果有疑惑或者意见还请提出!

评论 ( 3 )
热度 ( 46 )
  1. 姜汁炖大陆姜汁炖大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弹丸没粮网络联盟
    腆着脸转一下
  2. 姜汁炖大陆姜汁炖大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unk time
    The third chapter

© 姜汁炖大陆 | Powered by LOFTER